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喻夏秦时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免费最新章节

xiaoy 2023-12-05 09:03:25 18
xiaoy 2023-12-05 18
点击阅读全文

跟宋知寒在门口见了一面。

宋知寒都忍不住来回打量了喻夏几眼,笑的胸腔都在颤:“你怎么裹得跟粽子一样?有这么冷吗?”

他伸手握了握喻夏的手心,还不算冰。

“怕我妈担心。”喻夏将头埋在衣领里,带了口罩,能看见的只有一双凌厉清澈的眼。

两人一同上车。

喻夏解了几颗扣子散热,低头去给喻母发消息。

说起宋知寒的时候,喻母倒是有了点印象。

只一看信息上,喻夏说起自己和宋知寒的谈恋爱的事情。

喻母大为惊讶,站在厨房边上光顾着跟喻夏聊天,险些都忘记了灶台上煮的汤。

还是秦时砚过来串门的时候,随着一股异味走过来。

他看了看边上玩手机的喻母,又看向灶台上冒出热气的高压锅,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关了火。

吵闹的动静打断了看消息入神的喻母,她忙收起手机,才看见秦时砚:“是时砚啊,你怎么来了。”

秦时砚无奈地挑眉,将手中的袋子放在桌上:“上次你托我在免税店买的东西已经买到了,还有你刚刚的汤……”

他好心提议了一句。

喻母徒然反应过来,大喊了一声,忙去拿手套揭开锅盖。

秦时砚看着喻母火急火燎的背影,视线又不禁扫了眼餐桌上摆满的菜肴。

都是喻夏常吃的几个菜。

看来,她要回来了。

秦时砚闪了闪眼睫,跟喻母道了别,正打算走。

下一秒,喻母急切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时砚,就别一个人在家里吃了,既然你已经过来了就留下来吧,等一下夏夏和她男朋友也要过来,咱们像往常那样吃顿团圆饭。”

(喻夏秦时砚)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免费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秦时砚一怔,感觉自己耳鸣了一瞬。

有些不敢相信的回头:“她……交男朋友了?”

“是啊,他们不会儿就到了。”

喻母收拾完厨房的杂物,解开围裙。

却听这时,大门突然传来门铃声。

“哟,回来了。”

喻母惊叹了声,连忙赶去开门。

在喻夏笑着走进家门的时候,秦时砚半天不知道如何反应。

直到她身后,跟上了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

秦时砚漆黑的瞳孔一缩,正是许久没见的宋知寒。

与此同时,跟喻母寒暄的喻夏也正巧看见了站在餐桌边上的秦时砚。

四目相对,气氛徒然一僵。

喻夏到嘴边的笑收敛,下意识就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时砚张了张嘴,一时竟不知的该说什么。

他目光不自觉扫向站在她身边的宋知寒,还有搭在她肩上的那一双手。

亲密无间的举动,进一步证实的喻母的话。

喻夏有男朋友了,而那个人就是陪着他一起出国的宋知寒!

第十八章

他早该想到的。

五年的陪伴,哪怕从一开始没有感情,也会慢慢日久生情。

那他现在算什么?

喻夏这么快就已经忘记了,对他的感情吗?

秦时砚紧锁着眉头,有那么一瞬间,心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入。

动一寸,痛一寸。

喻母见状,忙说插话道:“你还好意思问人家,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都是时砚在照顾我。”

“别傻站着了,都坐下吃饭吧。”

喻母走过去拉着秦时砚一起坐下,又从冲门口的两个人招呼。

喻夏和宋知寒对视了一眼,一前一后的跟着餐桌坐下。

这次齐聚的团圆饭,气氛怎么看怎么怪异。

喻夏原本想跟喻母聊聊自己在国外的一些趣事,现在倒好,面前坐着一个‘阎王爷’

她还没开口聊两句,对面秦时砚看来的视线就先让她闭嘴了。

反倒宋知寒显得自在些,一边慢条斯理的给喻夏夹着菜,一边跟喻母笑着最近天的情况。

“阿姨,不好意思,最近夏夏在我身边待的时间比较久,现在才让她过来看您。”

“哪里哪里,夏夏身边有你照顾也好,看得出来你是个靠谱的人。”喻母眯眼笑着,又问,“你和夏夏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宋知寒笑了笑:“刚毕业就在一起了,两个人在国外一起打拼了两砚,最后还是决定回国发展。”

在一起两砚……

秦时砚安静听着,面前的饭菜也没动两下筷子。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来。

喻母点了点头,看着秦时砚满脸厉色,又劝道:“时砚,你砚纪也不小,也该找个女朋友安定下来了。”

“嗯。”

秦时砚就算是从小被喻家带大的,原本也是当喻母为亲阿姨。

她的话基本不会反驳。

他背靠椅子上,低头一声不吭的吃着饭菜,喻母也习惯了他的沉默,转头跟宋知寒聊着火热。

看起来,她像是很满意这个女婿。

不知道为什么,秦时砚待着时间越久,越坐立难安。

明明自己从小时候就已经融入了这个家庭中,可现在宋知寒的到来,他却觉得自己无比多余。

既不是喻家人,也不是喻家的亲戚,沾亲带故什么都没有。

他从一开始,就是孑然一身。

喻夏在身边迎合喻母的话,沉默之余,她会注意对面秦时砚的动静。

放松下来,她的脚尖有时候还会碰到对面的秦时砚。

她心脏猛地快速了一下,又会不动声色收回来。

还好秦时砚没什么反应。

喻夏有些窘,低头忍不住咬了咬筷子尖。

这是她的怪习惯,每次感到不自在的时候就容易咬筷子。

宋知寒余光察觉到她的动作,本能的替她抽走筷子,又凑到喻夏身边,一把捏了捏她的脸:“夏夏,别咬筷子。”

喻夏呆了呆,还没说话。

紧接着,就是一阵刺耳的桌椅摩擦声。

喻母抬眼诧异的看着已经起身的秦时砚:“时砚,怎么了?”

“吃饱了,阿嚏我先回去了。”秦时砚漫不经心的回着,抬脚就往门口走。

喻母没瞧见秦时砚眼底的冷意,嘱咐了两句,就任他走了。

轻微关门声传来。

房间里的吵闹依旧没变。

秦时砚站在门口,还没走。

在里头不自在,在外面又站了好一会儿,他就透过一旁的窗户,视线落向餐坐上喻夏。

女人没分半个眼神给他,跟着身边的宋知寒不知聊到了什么,唇角微勾,笑意荡漾。

秦时砚看得心头一紧,只觉得自己在罪受。

五年了,人家早都不在乎了,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忘不掉的。

第十九章

正懊恼时,手机忽然‘叮咚’一声传来条简讯。

秦时砚收回视线,从裤袋里摸出手机扫了眼,怔住。

上面却是一个许久未曾联系过的号码,留下的一句话:“见一面好吗?”

屏幕的白光印出秦时砚凛冽的脸色,他一边朝着孤单单的秦家别墅,一边在屏幕上打字:“没时间。”

等消息的时候,他低头从怀里拿了根烟,叼在嘴边,拿出个银质打火器点燃。

秦时砚深吸了一口,正好有消息回过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回粤城了,还应聘了宋知寒公司的翻译官,你就不想跟我叙叙旧吗,前男友?”

岑绫的口吻,秦时砚再熟悉不过了。

以前少砚冲动,对岑绫这种危险又耀眼的人感兴趣。

现在没那股冲劲儿了,秦时砚完全提不起兴致,想也不想的回绝:“没时间。”

在公寓的岑绫看见秦时砚回复的这条消息。

隔着屏幕,她都能想到秦时砚怎样一副冷漠的脸色,跟当初追求她的时候,全然不是一个态度。

岑绫有些咬牙切齿,但没办法,她偏生就对这一任前男友放不下,也是不甘心!

总有一天,她失去的都会被拿回来!

而此时,喻家。

喻夏跟着喻母在门口与送宋知寒离开。

上车前,宋知寒笑着从喻母手中借走了喻夏。

两人来到了一边空地,一袭秋风而至。

宋知寒视线落到了喻夏胸前解开的衣扣上。

他目不斜视的帮忙扣紧,嘴上还在说着:“这次跟你通知一声,下周一公司会带来一个新翻译,刚拿证没多久,你来带,觉得怎么样?”

“嗯,好。”喻夏低声应着,其实很奇怪,她也不是第一次带新人了,当初李助理也是她一手提拔上来的,现在刻意跟她说一声算怎么回事?

喻夏低头见胸前被扣的严严实实,又不解冲宋知寒问道:“这个人,有什么与众不同吗?”

宋知寒沉吟了会儿,莞尔道:“有点吧,等周一你来公司就知道了。”

这样说完,宋知寒跟喻母打完招呼就走了。

一辆宝马车在没入黑暗,直到消失

喻母缓缓收回满意的目光,拍了拍喻夏的手,轻声嘱咐道:“夏夏,以后就搬回喻家来住吧,你觉得怎么样?”

“这里离公司太远了。”翻译工作时间总是紧张,喻夏面色有些为难,“等有时间了,我一定会回来看你。”

喻母知道喻夏现在事业处于上升期,也没为难。

“你看秦时砚家离公司也要十几公里,光是上班就要浪费一小时。”

喻母深深叹了口气,望着秦家的方向感慨道:“二十多年了他还守着那栋别墅,就没变过。”

喻夏一怔,漆黑的眼瞳眺望着水池另一边。

有些奇怪,秦时砚的帝科公司里秦家别墅那么远,为什么要留下来?

以前的时候,秦时砚也不止一次说过,有了工作的机会说什么都要搬出去。

秦家别墅就像是一座牢笼,永远将他困在父母离异的阴影中。

现在是释然了?还是……这里有什么让他放不下的东西?

第二十章

喻夏胡思乱想的一会儿,忍不住那萧瑟的风,转头跟着喻母走了进去。

秦家留给秦时砚的那栋独栋别墅,地理位置偏小区的水池边。

到了夜里,水池边上亮起灯,照出水面的波光粼粼。

一切安静都不像话。

不多时,三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