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最新热搜《吴嫤琳刘斯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_吴嫤琳刘斯年免费阅读完整版

小茹 2024-01-04 08:45:27 23
小茹 2024-01-04 23
点击阅读全文

吴嫤琳刘斯年 》小说已完结全本泛读, 刘斯年吴嫤琳 是本书的主人公,这本小说内容描绘出丰富地,嘲弄悠长,微不可察打动人心,非常使得人,它是刘斯年最新著作的现代言情书籍。刘斯年吴嫤琳小说精彩阅读:吴婧琳双手撑在桌面上,再往前一点就没地方撑。双腿又被刘斯年控制住,全部难以动弹。而刘斯年的话才更意料她意料,她呼吸不由变得更加粗重的喘息:“你说什么呢?”刘斯年眉眼间虽还跟着淡淡的的笑,但他一瞬不瞬看着吴婧琳看,彷佛要从她的皮囊下开掘进去另一个人一般。吴婧琳些做贼心虚,下意识别开了眼。

《吴嫤琳刘斯年》精彩章节重生之甜妻超旺夫

吴婧琳双手撑在桌面上,再往前一点就没地方撑。

双腿又被刘斯年控制住,完全无法动弹。

而刘斯年的话才更预料之外她意料,她呼吸不由变得异常粗重的喘息:“你不知道什么呢?”

刘斯年眉眼间虽还带着淡淡地的笑,但他一瞬不瞬看着吴婧琳看,仿似要从她的皮囊下疯狂挖掘进去另一个人一般。

吴婧琳有点赧然,下意识别开了眼。

却我也不想,下一秒刘斯年笑吟吟突然开口:“一逗脸就红,还和以前一样,很显然是没变心。”

说完,他再一次松开手她,但手那就在她胸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

吴婧琳忙回身收拾衣服,急冲冲拉住刘斯年往教室外走。

这一路上无疑又引得了很多注视。

吴婧琳以前没被这么多真诚对待过,混身都有点不轻松自在。

但刘斯年不以为然,很显然是习惯问题了。

终于成功坐进红旗车里,吴婧琳刚深深呼吸口气,只听刘斯年盼咐 jiāng zé 开车,接着按动了的前座之间的挡板。

吴婧琳这口气又被她静静地给吸了回来。

她还不知道那个举动对那个世界的刘斯年可以说是什么意义,可是知道相对于原先那个世界的她是什么好意思。

她还没去做准备这么快就和刘斯年亲密接触,因为下意识往车边缩了一下。

这动作全无诧异的被刘斯年看见了了。

但他什么都没说,姿态随手慵懒地靠在了皮座上:“讲讲吧,我又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不高兴啊,一整天都不和我回话,也不给我一个笑脸?”

吴婧琳微微一愣愣,有点一头雾水。

但马上就仔细回忆起了“自己”和刘斯年的聊天记录。

在这段恋爱关系中,刘斯年一直是袒护宠溺的那一方,而“自己”则是个十足十的,被宠坏的孩子了的千金小姐。

哪怕刘斯年是刘家唯一的继承人,是刘家的掌握大权人,但在她这里也就没特例和特权。

如果他超过两小时不回消息,她可能会气恼,一整天不搭理他。

如果不是他的语气有一点严厉和不耐,她也会气恼。

他还要要记好两人之间的绝大部分纪念日,甚至还以及每一个一百天。

纪念日要送礼物,生日要送礼物,节日也要送礼物。

不要说别人,吴婧琳自己看完这些聊天记录都觉得匪夷所思。

为“自己”的无理取闹,也为刘斯年的宠爱——

刘斯年把她的每一句话都记在了心上,哪怕可以说是当成圣旨一样如此对待。

下午在看一些聊天记录之前,吴婧琳的第一感受是妒嫉。

我知道,嫉妒。

为什么虽然都是吴婧琳,她现在就要被刘斯年那样残忍血腥的对待,而这样的世界的吴婧琳却能得到他全部的爱?

但与此同时她又不这样觉着了。

是因为可是并非她可以自由选择的,可她肯定抢走这些世界的吴婧琳拥有的一切。

连她自己都分不清σwzλ自己到底是她的幸运肯定不幸运点。

而这些世界的“吴婧琳”所占据的一切,大都支撑她随心无忌惮的底气。

那样的底气,不说其他人,就是吴婧琳自己都学不来。

那是日积月累不出来的东西。

此刻吴婧琳看着刘斯年,掩在身后的手死死地紧攥,很清楚感到自己的睫毛发颤了瞬。

刘斯年在这时凑前,冰凉的手掌一下就抓住她攥紧的手。

“你在激动什么?”

第31章

要怎莫解释?

要怎莫说,才能让刘斯年打消提防之心?

吴婧琳眼看着刘斯年黑沉沉的瞳孔慢慢涌上冰冷的光,她心头一紧,想也不想就挥开了他的手:“我昨天做了一个噩梦。”

刘斯年愣了一愣愣,连被甩开手都没放在心上。

而吴婧琳没上去看他的神情,自刘自的把自己拼命地想藏起来的伤疤给扒下,然后再一件件讲了出去:“我梦见……梦见我毕业后你和我说了分手,我不同意,在车上起了争执,而出了车祸。”

“你就是为了保卫我倒致双腿重伤,家里目的是让你原谅吧,就把我送去的冰岛……大半个两年,我一个人在冰岛,没人冷淡,没人问候,一边在快餐店打工吧,一边常熬夜画稿子。”

“我托朋友把作品在国内投稿,结果她窃走了我的作品,而且和你在一起。”

“结果……”

吴婧琳讲到这里时,周身早就止不住地的开始发颤。

刘斯年心脏重重一刺痛,下意识就要被她往怀里拥。

但吴婧琳躲开了他,咬着牙关非要把后来一句话一说完:“到最后起了一场大火,我被困在火里出不去,而你冲进来……拿走了背叛我的朋友。”

“我就那样看着远处你们赶回,直到消散不见……”

吴婧琳闭上了眼睛眼,可那场景我还是分毫不差的涌现在脑海里。

眼泪紧接着就压制禁不住的掉落了过去。

这一回刘斯年是真有傻眼了。

“琳琳……这只是个梦,不是真。”他都有点手无足措,我还是忙将吴婧琳给抱在了怀里。

他健硕的手掌在她的背脊上一下下抚摸,像是给小猫顺毛一样:“梦全是因为的,我咋很有可能肯这样对你?但吴伯父吴伯母也肯定不会会舍得把你送到那你远的地方去的。”

“不要哭了了,嗯?别胡思乱想了。”

“我说你今天怎末一直闷闷不乐,又心不在焉的,结果就是一个莫须有罪名的梦。还把自己真有联立解进去了,连我都不搭理了。”

“琳琳……”他低声叹了口气,“我可实在好冤啊。”

吴婧琳听了刘斯年刚开始的几句,还在心里想:怎摸不会呢?她嘴上说这些是梦,但总之根本不那是她亲身体会过的。

她不被完全没有一个人在乎,不被一丁点一个人关心。

一些痛有多痛,仅有她自己清楚。

没料到刘斯年在火中将她抛下,吴婧琳的心就疼。

可当听着他的那一声叹息时,吴婧琳突然呆住了,连眼泪也跟了停了下来。

眼前的这些刘斯年和她认识的那个已经大相迳庭——

他们也不是一个人,她认识的刘斯年不可能这么说温柔,不会这么多在意她的感受,更不可能这么大诚心的哄她。

像梦一样……

她又看了看男人背部西装上的褶皱,不心中凛然的就非常微微收紧了手。

她不能不这么说,她确实很像依赖眼前的这样的刘斯年。

梦也好,鸠占鹊巢再说,就算是日后遭遇天谴也好……让他她多享受啊一点刘斯年对她的爱吧,只要多一点点,再多一点点。

再次感觉得到吴婧琳的感情回馈,刘斯年不动神色的松了口气。

他慢慢的将人,旋即抬手用指腹擦回来她脸上的泪痕,轻声哄道:“别哭了,我订了你最不喜欢的餐厅,求吴二小姐赏个脸和我一起吃饭行吗?”

第32章

吴婧琳实在没想到刘斯年说订了她最喜欢的餐厅,竟是真的是她以前最最喜欢那家。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