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2023年精选热门小说 姜姒薄烬延-今日热搜好文分享老婆奴搂腰腰,阴鸷薄少魂会飘

与意 2023-12-07 08:24:11 12
与意 2023-12-07 12
点击阅读全文

2023年精选热门小说 姜姒薄烬延-今日热搜好文分享老婆奴搂腰腰,阴鸷薄少魂会飘


休斯顿的上午九点,熬了一宿的高管们对坐在两边,眼泪汪汪的看着坐在主位上的 Boss,眼睛下的黑眼圈硕大浓重,在白色的肤色上显得格外显眼。

薄烬延抬手把一份文件丢回去:“新品牌的策划案,我看不出你们的诚意。”

下面的高管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吱声,策划案改了又改,眼前这位似乎怎么都不满意,前几天晚上每日加班到十二点,昨日更是全部门通宵加班,像是要把几日的工作压缩在一天做完。

巨大的威压之下,不知道谁的手机传来一声响动。

几个负责人瞬间心里一紧。

声音是自薄烬延手侧发出的,他划开屏幕,就看到那似乎带着赌气字眼的两个字:“不去!”

寡薄的唇忽然向上勾了勾。

他依然用了惯用的威胁:“你可以试试看。”

一走将近十天,临近归期,他莫名的心情还不错,甚至还有点儿想见她。

他还挺期待小狐狸见到自己时的样子。

姜姒把头埋进枕头里,闭着眼睛直至呼吸不畅,才侧过脸摁着键在对话框里打了一个字:“去……”

姜姒其实是不怎么想去接机的,市区离这机场挺远,打车来回也得一百多块。

一百块呀,好几天的菜钱呢。

想虽然是这么想,第二天下午,她还是到楼下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蓝白的出租车还未停下,就被一辆骚包的跑车挤到一边。

姜明若坐在驾驶座上笑容刺目:“姜姒,好久不见。”

“去哪啊,我送你。”

她车子停在这里够久了,看样子就像是来专门等她的。

姜姒微微垂眸,忽然扬起一抹明艳灿烂的笑容:“姜小姐这么闲,听说上次你去御园连未婚夫的面都没见着就被保安赶出来了。”

她专挑她的痛处来戳,姜明若瞬间阴沉了脸色:“姜姒,你嘴巴还是这么贱!”

姜明若看着就是来找事儿的,姜姒还没那么多闲心和她在这里胡扯,抬脚就要往大路上走。

“砰”的一声关车门的动静,姜明若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两个膀大腰圆的保镖,她咬牙指着姜姒:“想走?把她给我抓过来。”

下午两点,路上人不多,即便有路过的人看着这蛮横的架势也不敢上前。

姜明若比她矮了不少,即便有两个保镖架着,气势却还是差一大截。

她拍拍姜姒的脸:“你不提醒我倒是忘了,上次在酒店你和薄烬延……”

她似乎有忌惮,没再继续说下去,反而转了话题:“把你单独放在这我还真不放心,你今天乖乖的,我就把这事儿给你结个尾。”

姜姒和薄烬延的那一晚,即便是自己亲手策划,如今想来姜明若心里还是有芥蒂。

姜姒很快就明白了她口中的结尾是什么。

隐秘性极强的私人酒店,负一层是灯红酒绿的开放式酒吧,那天见过的陈晓声左拥右抱环抱着两个美人,一脸散漫的看着她。

“陈少,人我给你带来了,悠着点,别给玩死了。”

眼前这人在床上那点手段在他们圈里是出了名的。

如果不是对姜姒恨之入骨,她也不舍得把这跟自己有八分相似的脸蛋交给他糟蹋。

可惜,就是跟她长得太像了,甚至比她还美还精致,有朝一日若真让薄烬延发现了真相……

姜明若捏紧了酒杯,慢慢滋生出一个恶毒的念头。

势必要毁了她!

“呦,姜大小姐,稀客呀!”陈晓声端着酒杯走过来,上下打量了她一遍,猛地捏起她的下巴。

“咳咳……”

口中被灌上一口烈酒,呛的她舌头都在发麻,姜姒使劲摇晃着脑袋,却还是抵不过陈晓声的力气,滑腻的像蛇一样的手指在她唇上揉捏了几番,紧接着便听到一道腻腻的笑声:

“是个好苗子,就这张脸放在我们会所,每天只要张开腿就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砸着钱来玩。”

陈晓声看她的眼神像看一件待价而沽的物品,里面泛着贪婪凶残的光。

他掐着她的下巴,眼中闪烁着精光:“姜姒,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姜明若踩着你上了位,你到现在都憋着一股气吧。”

他慢慢靠近,身上刺鼻的烟草带着混合的香水味传过来,丝毫没顾及旁边姜明若越来越难看的表情:“你长得可比她带劲多了,就不知道在床上功夫怎么样。”

“跟了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过回以前的小姐生活怎么样?”

姜姒好不容易缓了一口气,唇角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我倒是无所谓,不过陈少,您这小身板撑得过三分钟吗?”

陈晓声手段狠是出了名的,三秒不上床也是传开了的。

大概是早些年玩的花样多了,身体大不如从前,那些变态的欲望只能通过非常规的手段发泄出来。

落到他手里死不了,但也的的确确的是生不如死。

“我看你是在找死!”

重重的一道掌风袭来,姜姒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脸颊却还是被他的手指刮到,瞬间浮起一道红痕。

陈晓声脸上变态的笑容越来越浓重,一把薅过她的衣领把她拽到卡座上:“这要放在以前,你早被我弄死八百回了。”

“可惜了,爷现在就喜欢辣的!”

说着,就要去解她的衣服。

下一秒,一瓶满满的洋酒直接炸开在他的脑袋上,顷刻间鲜血淋漓。

“敢占你爸爸便宜,不发火你当爸爸真是好惹的!”

姜姒手里还捏着洋酒瓶的碎片,找准机会就往外跑。

穿过群魔乱舞的人群,外面是一条僻静的走廊,姜姒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只敢顺着楼梯往下跑,七八个保镖在后面散开堵她,姜姒一边骂娘一边玩了命的跑。

“奶奶的陈晓声,别让我逮到你把柄。”

有朝一日她骑在他头上,一定养两条狼狗追着他咬!

“快点,人在那呢,人跑了没有你们好果子吃!”

陈晓声尖锐的声音震天,最大的出口已经被保镖堵住,姜姒咬牙后退,撞上一堵人墙。

“跑啊,我让你再跑!”

负二层的地下停车库里,所有出口都被保镖堵住,姜姒喘着粗气戒备的盯着眼前的男人:“陈晓声,你最好放我出去。”

“你以为老子是被你吓大的!”他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两个保镖扑上来,一左一右将她架住,陈晓声从包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包装袋,从里面扣了一粒药片在她眼前晃了晃。

“姜姒,从前你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今天晚上,老子就让你好好听听你是怎么在我身子底下叫的!”
" <!-- E 正文 -->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 与意 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