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步心柔贺时宴(步心柔贺时宴)是什么小说-美文赏析步心柔贺时宴抖音热文分享

xiaoyu 2023-12-08 01:24:19 9
xiaoyu 2023-12-08 9
点击阅读全文

父亲去世的场景又出现在眼前,恍若昨天发生的事情。

她掀开被子作势要下床。

贺时宴见她动作,本来都弯腰将鞋子递到了她脚边,但起身的瞬间顿了顿,问了句:“你要去哪里?”

步心柔穿上鞋子,站起身来,不看他径直往外走:“去做人流。”

语毕,她便觉得手臂被人用力拉住。

回头就看到贺时宴紧抿着唇,深潭般的黑眸中隐隐浮现痛色。

步心柔用力挣了挣,但贺时宴握得极紧,她这点力气对于他来说犹如蚍蜉撼树。

“心心,这是我们的孩子。”贺时宴将“我们”二字咬得很重。

步心柔猛地转头,一字一句说:“正因为是你的孩子,我才不想留。”

贺时宴眸光暗淡下来,步心柔轻易将手抽出,走出了病房。

她一路都没停,径直朝妇产科走去,到门口时脚步却突然顿住。

或许是走得太急,腹部突然有些抽痛。

步心柔抬手轻轻在肚子上摸了摸。

宝宝,对不起。

站了会儿,腹部的抽痛停息下来。

她走进去,在妇产科医生的再三确认下,预约了人流手术。

手术时间安排在了明天。

步心柔轻轻点了点头,恍恍惚惚朝外科走去。

半路上就见周围的同事们突然开始朝着急诊科的方向奔跑起来。

这种情况偶尔会出现,一般都是发生了重大事故。

步心柔贺时宴(步心柔贺时宴)是什么小说-美文赏析步心柔贺时宴抖音热文分享

果不其然,口袋中的手机响起来,那头说医院附近发生了一起连环追尾,头车的司机伤情严重,让她直接去手术室进行手术。

步心柔听完立刻疾步朝手术室走了过去。

在门口时,遇到贺时宴,他挡在手术室门前:“我来。”

步心柔仰头看他:“我可以。”

看贺时宴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她黑眸定定地望进他的眼睛:“患者没时间等我们在这里耽误时间,请你尊重我的专业性。”

说完她就绕过贺时宴进了门。

手术室内一切都已经准备完毕,各岗位医生护士也已经就位。σwzλ

步心柔一到达,便穿上手术服,有条不紊地开始了手术。

患者伤情比她预想中的还要严重,血管破裂,溅了她一脸。

步心柔眯了眯眼睛,同事见状立刻上前帮她擦拭。

很惊险,但好在顺利结束,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步心柔紧绷的神经终于短暂地放松下来,她回到办公室,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还没休息多久,急促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张笑笑等不及,直接开门走进来:“心心,你刚刚手术的那个车祸司机,患有HIV。”

第20章

步心柔眼前一黑,她记得,刚刚患者的血溅到了她的眼睛里。

张笑笑把手中的阻断药递给她,神情焦急:“心心,你快把阻断药吃了。”

步心柔接过,仰头吞下。

院长的信息很快发了过来,让她先回家休息几天。

步心柔换好衣服走到医院门口,正准备打车,贺时宴的车就在她面前停下。

车窗降落,他转头看她:“我送你。”

步心柔的确已经累得不行,没有再拒绝,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贺时宴打开播放器,舒缓的钢琴曲在车厢内流淌。

不知不觉,步心柔便逐渐放松,缓缓沉入了梦乡。

黑色的轿车在路边停下,贺时宴倾身将副驾座椅放下,好让步心柔平躺着,睡得更舒服一些。

播放器音量也已经调低,他静静看着步心柔恬静的睡颜,眸色温柔。

步心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

然后整个人都被强大的引力吸入了一片黑暗里,再亮起来的时候。

她发现自己回到了从小长大的那个家里,爸爸正坐在对面,神色温柔地看着她。

母亲走得早,父亲又当爹又当妈一手把她拉扯长大,她终于有能力孝敬他的时候,他却离开得那么突然。

步心柔鼻尖突然间酸涩起来,她小心翼翼地上前,想要去触碰这个世上自己最亲的人。

手心空空,摸不到,对面的人好像只是一个影子。

步心柔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父亲急忙开口,像小时候那样哄她:“心心别哭,哭了就不漂亮了。”

这哄小孩的语气逗得步心柔忍不住噗嗤一笑:“爸爸不是说,心心是最漂亮的吗。”

父亲包容的笑着点头,他伸手指了指步心柔的肚子:“我的小外孙,心心不喜欢吗?”

步心柔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下头:“喜欢,但这是贺时宴的孩子。”她眼眶红红,语气哽咽:“要不是他不愿意给您做手术,您也不至于走得那么匆忙。”

父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爸爸只是希望,我的宝贝女儿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贺时宴在步心柔家楼下停车,转头就看到她眉心皱成一团,他伸手想帮她抚平眉间的皱着。

手刚碰到她的脸,步心柔就睁开了眼。

她眼中闪烁着迷惘和隐隐约约的泪光。

贺时宴轻咳一声将手收回,步心柔调整座椅,坐起身来。

“孩子的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男人的声音响起。

步心柔想起梦中父亲的脸,手紧紧捂着小腹,轻嗯了声:“没有。”

贺时宴颓丧地收回视线,从后座拿出一袋药,声音沙哑:“这是你这一阵子的阻断药,你记得吃,会有些副作用,你好好休息,一日三餐我会安排。”

步心柔应下,接过袋子下了车。

看着贺时宴的车越驶越远,步心柔眼眸闪烁,神色复杂。

她刚刚说了谎,自己其实决定留下这个孩子。

因为父亲的事情,她无法再坦然地和贺时宴在一起生活,但是孩子的确是无辜的。

第21章

她拿出手机,给妇产科的同事打了个电话,取消了流产手术的预约。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步心柔都乖乖地待在家里,吃阻断药、养胎。

虽然阻断药的副作用明显,但好在对胎儿影响不大。

在家休息的时间,她并没有闲着,将现在这套房子挂到了网上。

父亲原先住的那一套,步心柔没动,因为那里面有父亲的气息,她舍不得。

这套房子地段、户型都很好,这些年行情涨了不少,很快就有买家愿意出高价购买。

这些钱足够她安稳出国,去把孩子生下来。

签完购房合同的这天,医院的检查结果也已经出来。

没有感染。

贺时宴下班特意过来告诉她这个消息。

或许是听说她取消了流产手术,所以他认为步心柔的心还有转圜的余地。

男人心情特别好,专程去买了一大堆步心柔爱吃的菜,亲自下厨叮叮当当做了一整桌美食。

二人难得如此平和地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虽然不说话,但气氛也是和谐的。

步心柔垂眸看着碗里贺时宴给她夹的菜,犹豫半晌还是没有挑出来。

男人看着她一口口吃了下去,嘴角不自觉上扬成一个轻快的弧度。

晚餐吃完,贺时宴熟练地将厨房收拾完,又泡了杯热牛奶放在步心柔面前,才转身离开。

步心柔手里拿着一本书,半个小时一页都没翻动。

直到贺时宴换好鞋站在玄关门口对她说:“我走了。”

她才抬眼深深看向他,张了张唇:“好。”

“咔嚓”,关门声响起。

步心柔收回视线,转头看向窗外,天色阴阴沉沉的,一股子风雨欲来的架势。

两天后,步心柔将房子钥匙交给下一任房东,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这承载着许多欢笑和眼泪的房子。

上飞机之前,她特意去了趟医院,到了妇产科拜托同事。

怕人家不同意,她讲明了自己内心的纠结。

同事面色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抿抿唇点头:“好,如果他问起,我就这么回答。”

步心柔再三道谢,随即离开。

普外科人人都知道,林主任最近的心情不错,那张冰山脸仿佛有了融化的迹象。

纷纷都在猜测,林主任这是和宋主任和好了。

贺时宴最近的确心情很好,因为步心柔这几天对他和颜悦色的,再也没提过不要孩子的事情。

这是今天最后一台手术。

他盘算着待会下班,要去买些什么菜,回家做给她吃。

步心柔肚子里有宝宝,营养一定得跟上。

每当想起,这世上即将诞生一个小生命,这个小生命又是由他和步心柔的血脉凝结而成,他都会忍不住嘴角上扬。

经过护士台时,听到有小护士在讨论:“今天我在妇产科看到宋主任了。”

另一个瘦瘦的小护士不在意地回答:“宋主任不是怀孕了嘛,来产检的吧。”

贺时宴脚步顿住,他神色一凛,转了个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