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勿抢!姜小姐是偏执大佬白月光全文连载篇阅览_姜娆晏烽全本未删节

小珍 2024-01-02 09:33:44 33
小珍 2024-01-02 33
点击阅读全文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 勿抢!姜小姐是偏执大佬白月光全文 》,是以 姜娆晏烽 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姜娆”,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姜娆双手抱胸冷冷的冲团子吼了一声见色忘友的家伙,啊呸,见色忘主的家伙“回来”团子回头看着姜娆发出呜呜的叫声,眼里藏着不舍姜娆有种不好的预感,团子是很有灵性的狗狗,对自己的主人相当忠诚,刚才进来的时候它就很反常,难道这个男人是团子的爹姜娆几步上前挡在男人面前“你就是那个抛弃我家团子的渣男”晏烽怔愣了好久,始终没有从刚才的话里反应过来看着女孩双手叉腰...

勿抢!姜小姐是偏执大佬白月光全文连载篇阅览_姜娆晏烽全本未删节

第27章


晏小白急忙扶着司小米去了浴室。
“我可以一个人呆会吗?”
司小米声音很轻,带着颤抖,看着女人蜷缩成一团,似乎被人抛弃的小可怜。
晏小白思索了一下。
“洗好了叫我,我去给你拿衣服。”
说着关上浴室的门走了出去,里面传出压抑的哭泣声。
听得晏小白一阵烦躁,还有丝丝心疼.
皮特靠在门口,双手抱胸脸色很冷.
“谁干的.”
“魏佳辰.”
晏小白冷笑一声.
魏佳辰?
既然那条狗这么不安分,她不介意找点事情给他做.
“她……算了我走了。”
皮特说完转身就走。
“不要招惹她,她很单纯的,你对她好……她会当真。”
晏小白冲皮特淡淡的说道。
“知道了。”
皮特刚走,陈子豪就走了进来。
“娆娆,好些了吗?”
“嗯,睡着了,韩褚耀说没有什么大碍,等明天我们放学后,我陪她去韩褚耀哪里检查一下。”
陈子豪其实很想进去看看娆娆,可是毕竟是女儿家的房间。
他还是忍住了没有进去。
第二天要上学,晏小白和司小米就住在了这里。
陈子豪帮她们安排了客房。
********
司家别墅,司楚雄气的把手里的茶碗砸向了司寒川。
哗啦一声脆响。
精美的茶碗碎成了四分五裂。
慕容白雪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心口某个地方还是扯动了一下。
也只是一下就恢复了正常。
像一个木偶一样乖乖的坐在哪里,看着咆哮的男人。
司老叶子听到动静从楼上走了下来。
姜家宴会上发生的事情,他当然清楚。
“爸,吵醒您了。”
司楚雄看见司老爷子的那刻,身上的戾气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大概就是司家的家风,年轻的时候,老子养女人,生孩子,无视女人打孩子。
老了后,小的怕老的,小的继续养女人,生孩子,打孩子。
“我说过了,让你们不要自取其辱,你们偏不听。
这下好了,司家的脸都被你们丢完了。”
说着司老爷子坐了下来。
看着跪在地上一脸不服气的司寒川。
“娆娆那丫头,我们这样的家庭配不上,以后不要去招惹他。”,
司寒川抬眸看向司老头。
“我那一点配不上她了。”
“就凭你外面养的有女人,心里还有一个放不下的。”
说着司老头冷冷的看着司寒川。
“姜家的男人从来不朝三暮四,姜老头怎么可能会把娆娆嫁给你。”
说着他站起身。
“我们这样的家庭,能娶到什么样的女人,你们心里没有个数。”
说完直接上了楼。
慕容白雪冷笑一声。
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当年老爷子劝告她的话。
可是当年因为爱,她什么都不顾了。
司楚雄控制不住看向慕容白雪,见女人一脸淡然。
美的像一个木头,心口升起一股烦躁的无名火。
“你个小畜生,给我就这样跪着。”
说完就打算离开。
低头看见脚下碎成一地的茶碗,心口猛然一颤、
“碎了。”
这个婉是慕容白雪送给他的,当年两个人爱的难舍难分,慕容白雪花了好长时间烧出了这样一个婉。
她说,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东西,送给她最爱的人。
有一次婉被小雪砰了一下,还记得她闹腾了好久。
可是现在婉碎了,她竟然没有任何反映。
“我去小雪哪里,晚上就不回来了。”
司楚雄冷冷的说道。
“嗯,”
慕容白雪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转身上了楼。
司楚雄等了好久,也没有见慕容白雪下来。
他外面虽然有很多女人,可从来没有在外面留下来过夜。
司寒川听着汽车发动的声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起身拍拍衣服,也上了楼。
总有一天,司家他要说了算,到时候他就会让司楚雄和那些杂种们好看。
刚到房间手机就响了起来。
江云瑶打来的。
急忙按下接通键。
“云瑶……”
司寒川的声音依然不冷不热,虽然心里有江云瑶。
可是在他眼里女人就是女人,没有重要到让他低声下气的份上。
江云瑶的声音带着沙哑。
“寒川,网上的新闻是真的吗?”
司寒川点燃一根香烟,靠在落地窗上,从他这里刚好可以看见姜娆的房间。
不知道那个女人病好了没有,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就病了。
看她脸色苍白的样子,也不像是装的。
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韩褚耀,问问情况。
“寒川……寒川在听我说话吗?”
司寒川才反应过来,刚才他竟然走神了。
还是在和江云瑶通话的时候。
“嗯。”
男人淡淡的嗯了一声。
“晏哥哥,真的要和姜娆订婚吗?”
虽然她知道网上说的不会有错,因为她太了解晏烽了。
要不是他认可的,没有一个报社媒体,敢报道他的事情。
何况还把他的照片登在了上面。
这么多年没有人敢拍晏烽一张照片,别说刊登了。
可是她就是不甘心,就是想要在确定一下。
毕竟比美貌,比能力姜娆不如她。
“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司寒川吐出一个个烟圈,眼底闪过阴森的笑。
电话这头的江云瑶用力握紧双拳,狰狞了表情。
凭什么,她爱了晏烽这么多年,为了他拒绝了多少追求者。
就连司寒川这样优质的男人,她也只把他当成了备胎。
可是他凭什么说订婚就订婚,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给她。
“寒川,对不起,我只是控制不住,我不应该这么晚给你打电话。”
说着女人声音带上了哽咽。
“好了,大概中间有什么误会,你是了解晏烽的,那么傲娇的人,怎么可能看上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
说着他顿了一下。
“更何况他有严重的洁癖。”
司寒川受不了女人的眼泪,何况还是自己心上的女人。
两人又说了一会,才挂断了电话。
司寒川抽完了一整包烟,才发现自己一直保持一个姿势,看着姜娆的房间。
突然男人眸子闪过冷意,
用力弹了一下手里的烟头,烟头在漆黑的夜晚,画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