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为何《程悦柠温如归》主角程悦柠温如归成为书迷讨论的焦点?他的故事为何如此深入人心?

小兰 2024-07-10 05:48:07 6
小兰 2024-07-10 6
点击阅读全文

程悦柠温如归 的小说名字是程悦柠温如归,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书籍,由作者程悦柠编写,这本书精妙绝伦,让人爱不释手,程悦柠温如归主要描写的是:程悦柠不懂,明明上辈子温如归无时无刻不想和她离婚。自己费尽心机以死相逼才将他留住。但那段婚姻,也是名存实亡。而这辈子她率先开口提离婚了,却被他说成胡闹。程悦柠一脸平静:“这是我深思熟虑的决定。”她想了两辈子,决定放过自己也放过他。只希望这一世能平安顺遂,再回到父母身边好好孝敬他们二老。

封面

《程悦柠温如归》精彩章节试读

程悦柠不懂,明明上辈子温如归无时无刻不想和她离婚。

自己费尽心机以死相逼才将他留住。

但那段婚姻,也是名存实亡。

而这辈子她率先开口提离婚了,却被他说成胡闹。

程悦柠一脸平静:“这是我深思熟虑的决定。”

她想了两辈子,决定放过自己也放过他。

只希望这一世能平安顺遂,再回到父母身边好好孝敬他们二老。

但温如归道出的话,却给她浇了一盆冷水。

“军婚不是你想离就能离,以后不要说这种荒唐话。”

说完,他转身便走。

但蓦地想到什么,又转身对程悦柠解释了一句。

“你妹妹脚受伤了,我只是顺带照顾她一下,你别多想。”

说完,他再朝食堂门口走去。

看着他搀扶着门口的程夏青一起离开,程悦柠心底只觉讽刺。

以前自己过问他们之间的事情时,温如归闭口不谈。

现在她不在意,不过问了,那个男人却开始主动解释。

但这解释在程悦柠心中却格外苍白。

程夏青既不是没亲人没朋友,也不是卧榻在床。

怎么就用的着身为姐夫的他亲自照顾了?

程悦柠低下头,掩去眼中的雾气,转身朝打饭窗口走去。

她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赶去了文工团。

身为 jun qu 文工团的话剧演员,她上一世兢兢业业,却因为婚姻名声不好被迫离开话剧团队。

这一世,她一定要把握住机会,演绎好自己的角色。

刚到文工团更衣室。

程悦柠听到几个舞蹈演员在挨头唠嗑说八卦。

“听说了吗?严团长喜欢的人是程夏青,是程悦柠不要脸爬了严团长的床,严团长才不得不娶她!”

“啊?这不就是小三上位吗?她这人作风不行啊!”

“是啊,咱们文工团有这种人简直丢脸!”

程悦柠越听,心里越难受。

上辈子她要是早知道温如归喜欢程夏青,自己根本就不会嫁给他。

更何况程夏青在老家有未婚夫,就算自己离婚放手成全他们两人。

也不见得他们俩能在一起!

程悦柠“砰”的一声拉开更衣室的帘子,看向里面乱嚼舌根的三人。

“说话要讲证据,我和温如归男未婚女未嫁,名正言顺结的婚!”

“以后再在背后污蔑人,我就报告政委!”

她说完,挺直背脊去了里面房间更换演员服装。

众人面带嘲讽之色,依旧继续毫不畏惧的嘀咕。

“切,有什么好神气的。严团长喜欢的是程夏青,她一个爬床的,以后迟早得离!”

鄙夷的话像针一样刺向程悦柠的耳朵。

她攥紧演出服,沉闷感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好一会儿,程悦柠才调整好情绪,去了话剧训练厅。

可她刚走进大厅,就看到身穿同款演出服的程夏青站在舞台上,唱着《白毛女》喜儿的台词。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程悦柠一听,瞬间觉得不对劲。

喜儿不是由她演绎的角色吗?

她压下心底的不安,立即走到话剧老师身边。

“老师,《白毛女》喜儿这个角色不是我的吗?”

但现在和一众演员站在台上的,却是程夏青!

看到程悦柠过来,话剧老师面露难色的开口。

“忘了通知你,严团长已经将喜儿这个角色定给夏青了。”

第3章

程悦柠的心顿时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前世她为了温如归主动放弃了出演,这一世她为了演好《白毛女》,已经做了充分准备。

下个月,整个话剧组去北京进行慰问演出。

只要这次慰问演出表现的好。

他们这个节目就能在年底上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

可现在,温如归竟然直接让程夏青截胡了?

程悦柠没法接受,转身就准备去训练场找那个男人问清楚。

训练场。

红墙上用白漆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

【人民子弟兵,保家卫国冲前锋】

程悦柠刚往里走,就看到了温如归带着几个士兵迎面走来。

他们似乎刚刚训练完毕,浑身的迷彩服被汗水湿透,紧贴着肌肤。

隐约还能看到迷彩服下充满野性力量的肌肉线条。

温如归诧异看向程悦柠,眉眼紧蹙。

“你来这儿干什么?”

身后的几个士兵都知趣地走远,让他们独处。

想到角色的事情,程悦柠开门见山直接问。

“喜儿的角色是你给程夏青的?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话落,温如归的眉眼闪过一抹复杂。

“夏青孤身一人待在文工团,她比你更需要这个角色。”

听到他的话,程悦柠只觉心口一阵淤堵。

“我为了那个角色已经训练了一年,你凭什么说给就给!”

温如归下颚线紧绷了几分。

他看向程悦柠,带着些许失望。

“你是团长夫人,要有身为军嫂的大度和气量,不应该和你妹妹争这些东西。”

程悦柠霎时红了眼。

一颗心像被万千蚂蚁啃噬而过,漫着密密麻麻的痛意。

“我是团长夫人,就该把凭实力争取来的角色送给程夏青吗?”

温如归脸上闪过一丝不耐。

“角色已经给出去了,你以后还会有别的机会!”

听着这话,程悦柠的眼泪差点溢出来。

去北京、去 zhong yang ling dao ren 面前参加演出的机会,哪那么容易得来?

哨声吹响,温如归深深看了她一眼。

“以后不要来训练场,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说完,他和那群士兵又继续去了训练场地。

程悦柠蜷紧手心,转身往家属院走。

路过通讯室的时候,通讯员小张喊住了她。

“程悦柠同志,你母亲刚刚来电话了,你回一个过去吧!”

听到通讯员的话,程悦柠浑噩的心底终于泛起了一股暖意。

她赶忙进去,用固定电话回拨了家里的座机。

嘟声过后,电话被接通。

“是柠柠吗?”

时隔数十年,程悦柠再次听到母亲的声音,她的鼻头骤然一酸。

“妈……”

上辈子,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父母了。

自己婚姻不幸,背负一辈子骂名。

她一委屈就给家里打电话,导致母亲担心她而积郁成疾,最终病逝。

电话那边的程母听到程悦柠哽咽的声音,不由得担忧起来。

“柠柠,你怎么了?是不是如归欺负你了?”

听到母亲的关切声,程悦柠的心底一阵酸涩。

她连忙稳住情绪:“没有,如归哥没有欺负我,我就是突然听到您的声音……想您了……”

对程悦柠来说,她差不多已经有半个世纪没和母亲说过话了。

想到这些,程悦柠恨不得立刻回到信阳市,待在母亲身边尽孝。

“没有就好,妈昨晚梦到如归欺负你了,就打个电话来问问。”

说着说着,程母又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嘱咐。

“你现在是团长夫人,是所有军嫂的榜样,不可以和以前一样耍小孩子脾气。”

上一世听到这样的话,程悦柠会有些不耐烦。

但这一次,她只觉得心安和温暖。

“我知道的,妈!”

她又和母亲说了些体己话,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回家属院的途中,途径一个栽满荷花的大池塘。

程悦柠本想直接走过去,却看到程夏青站在河边来回张望,好似在等什么人。

她转身便想绕道而行,却被那个女人一把喊住。

“姐姐!”

程悦柠脚步一顿,不得不停下来。

程夏青走了过来,巴掌大的脸上洋溢着喜悦之色。

“姐姐,我是特意过来谢谢你的,是你的退出,才让我有机会去北京!”

程悦柠听得心头微窒,但也只是平淡开口:“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姐夫。”

程夏青细眉一抬,眉眼间是藏不住的得意。

但转眼,她又幽怨叹息一声。

“如归哥对我真的很好,只可惜被姐姐捷足先登了……”

听到这话,程悦柠觉得有些心不适。

“你在老家有未婚夫,以后不要说这种话。”

程夏青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抹嫉妒。

“要是不因为你和如归哥在一起了,我爸妈才会强迫我找个男人订婚。”

“更何况,就算我有未婚夫,但我在如归哥心中依旧比你有分量!”

她说着突然退后一步,直接站到了河堤的淤泥边,大声喊着。

“姐姐,我不会游泳,这么深的水,你推我下去是会出人命的!”

程夏青势在必得地看了程悦柠一眼,后仰着跌进了池塘里!

“噗通”一声巨响,程悦柠被这一幕震的目瞪口呆。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

就看到一道身穿迷彩服的高大身影,紧跟着程夏青跳了下去!

第4章

程悦柠心脏一颤。

她看着温如归挥舞长臂游到程夏青身边,再抱着她稳稳游回岸边,抱了上来。

“咳咳……”

他们二人的身上已经完全湿透,衣服紧紧的贴着皮肤。

尤其是程夏青白色衬衣底下若隐若现的春光,分外引人遐想。

程夏青呛了几口水,依偎在温如归怀里低声啜泣着。

“姐夫,我好冷……”

温如归见状,顾不得其他,赶紧将自己的迷彩服脱下来盖在了她身上。

“我带你去 jun qu 医院。”

说完,他抱着程夏青,直接推开人群,就往 jun qu 医院方向走。

整个过程,他一眼都没有去看程悦柠。

围观的军属们见温如归抱着程夏青走了,纷纷议论起来。

“严团长真是大英雄,衣服都没脱就直接跳水救人!”

“听说程夏青和严团长曾经有过一段,所以刚才程悦柠才将人直接往池塘里推搡……”

“那程悦柠作风问题很恶劣啊,这种有杀人动机的人怎么能住在我们军属大院!”

一字一句的指责扑面而来,像千万只蚊子在程悦柠耳边嗡嗡作响,震得她脑袋发晕。

现在发生的这一切,比起前世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不是因为她重生了,所有事情的发展都跟上一世截然不同?

程悦柠深深叹了口气,无视旁人的议论,追着温如归的脚步往 jun qu 医院赶去。

刚到医院门口,她就被警卫员拦住了。

“程悦柠同志,有人举报你涉嫌故意杀人,请跟我们走一趟!”

程悦柠脸色一变。

“是她自己跳的,跟我没关系……”

但警卫员一脸严肃地钳制住了她的手臂:“有没有关系,等调查清楚了再说!”

程悦柠没办法,只能跟着他们走。

警卫室。

临时关押所。

门被关上的瞬间,程悦柠瘫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

上辈子,她和程夏青没有太多交集。

但这一世的羁绊,却多到出乎她的意料。

她想了一整夜,都没有想明白。

程夏青这出苦肉计,到底寓意为何。

让自己身败名裂,她就能上位嫁给严明言?

第二天一大早,程悦柠被警卫长带到了审讯室。

一张冰冷的长桌前,摆放着一张破旧的椅子。

警卫长坐在对面,一脸审视的看着她。

“程悦柠同志,你为什么要将程夏青推进河里?”

程悦柠听到这话,皱眉反驳:“我说过,不是我推的!”

警卫长猛地一拍桌子,拔高了音量:“那么多军属都看到了,你还不说实话!我劝你坦白认错,马上改过自新!”

程悦柠觉得百口莫辩。

要不是程夏青吆喝那一嗓子,根本没人留意到池塘边的一幕。

要是能有上一世自己所在世界的道路监控摄像头就好,这样谁也不能污蔑谁!

正僵持不下之际,传来了敲门声。

警卫员传话:“程夏青同志让严团长带话,昨天是她自己摔下池塘的,落水一事和程悦柠同志没关系。”

有了这关键的一句话,程悦柠得以从审讯室离开。

门口,温如归站在一辆军用BJ-212型吉普车前,等着程悦柠走来。

两人上了车,一路都无言。

回到家后,温如归才冷硬开口:“等过几天,你去医院给夏青道歉。”

听到这话,程悦柠胸口一阵淤堵。

“她落水的事跟我没关系,为什么要道歉?”

温如归的眸色忽然沉了下来,看着她的目光带着审视。

“她是为了维护你才说是自己不小心落水的,你就不能懂点事?”

这一刻,程悦柠总算明白了。

自己能从警卫室离开,不是因为程夏青说出了真相,而是她故意含糊不清让严明言笃定自己犯了错!

程悦柠拢紧手心,有些失望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是不是程夏青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说的话却不值得你相信?”

温如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只信证据,你不要阴阳怪气。”

“以后你就待在家里待着,别给我惹祸,更不许再去文工团!”

他像发布军令一样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程悦柠一愣,心脏一阵发钝。

不能去文工团,那她工作怎么办!

她想追出去拦住温如归。

却被男人留在门口的兵给拦住了。

“嫂子,团长吩咐了,您哪儿都不许去!”

程悦柠的心跌落到了谷底。

即使现在是盛夏六月,她依旧觉得浑身冷的刺骨。

“温如归,你凭什么轻易决定我的人生?”

她喃喃自语着,转身回了房间。

翻看着桌上的报纸,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傍晚,门口传来敲门声。

程悦柠起身去开门。

当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她瞬间愣住——

第5章

“妈?”

程母穿了一身洗的发白的麻布衣服站在门外,手中提着一袋北京稻香村的驴打滚。

那是程悦柠以前最爱吃的糕点!

程悦柠两辈子的思念一朝迸发,眼中泪意瞬间涌上。

“妈,您怎么来了!”

程悦柠一把将母亲抱住,感受着怀中人真实的温度。

上辈子送母归黄土,她在思念中度过程生。

如今再看到。

她感觉面前的母亲既陌生又熟悉,但依旧还是那么亲切。

“妈特意来看你,怕你在 jun qu 大院住不习惯。”

程母轻拍着她的后背,两人一齐进了屋。

程悦柠拉着母亲的手,一刻也不愿松开。

面前的母亲比上一世离开前要年轻的多,但依旧憔悴和清瘦。

从老家来到南阳市,差不多要坐三个小时的大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