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前所未有的苏榕月赵瑾安林婉夕之作:林婉夕苏榕月赵瑾安最新篇章,马上阅读开始!

小静 2024-01-08 01:28:06 61
小静 2024-01-08 61
点击阅读全文

林婉夕苏榕月赵瑾安 》求下载精彩点泛读,本书的主角是 苏榕月赵瑾安林婉夕 ,它是苏榕月打磨后的古代言情书籍。本书一波三折,精彩纷呈,结尾画龙点睛。《林婉夕苏榕月赵瑾安》小说精彩内容分享:像是回到自己了之前。将尊严扔在地上,我抱拳道不认罪,简直是还没有脸面般,承受来往人的指点指点。在跪地的第三天,赵瑾安晋见了我。当我拉着春春的手一瘸一拐进去后,苏榕月也在。她面带病容,却被安置得非常好。则难我穿着素色薄纱,乌黑秀发长垂,脸上又是面容憔悴。赵瑾安见我这副模样先是一愣。

《林婉夕苏榕月赵瑾安》十分精彩章节试读

像是来到了以前。

将尊严扔在地上,我肃容认了罪,全都是就没脸面般,无法承受来往人的指点。

在跪在的第三天,赵瑾安诏见了我。

当我搀扶春春的手一瘸一拐出来后,苏榕月也在。

她满面病容,却被临时驻扎得很好。

则相反我穿着素色薄纱,乌发长垂,脸上也面容憔悴。

赵瑾安见我这副模样一愣一愣。

「你这是怎么了吗?」

也,在他心中,我永远不会也是积极乐观的,哪里会有这等矮小瘦弱的一面。

我一愣行了大礼,又对苏榕月躬身行礼。

「臣女前来求情,还望殿下最好别不责罚我的父亲。」

赵瑾安冷着脸,还没有回话。

倒是苏榕月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声。

「我记得妹妹一向十分喜欢珠宝华饰,如今将自己张罗成这样是花了不少工夫吧。」

他说一句喘一会,到了结果也笑不出去,一直咳漱。

后来的干咳嗽声显然唤醒了赵瑾安,他绷紧着脸。

「林婉夕,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怪不了谁。」

他负手而立,已经有了天子的威严。

「你知道不知道,轻轻一推,苏榕月因此可能会会命丧黄泉!」

「并非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受了风都能活奔乱跳。」

我沉默了防范,反驳不了。

他说的是我们初识第二年在猎场。

那天刚去没过多久,就下了一场暴雨。

同行的人全都都受了风寒,就算是赵瑾安都哑了几天喉咙。

没有人在乎我,依旧是精神焕发。

所有人都以为是我是将军的女儿,因此身体素质强会比别人强些。

只有我自己知道很清楚,这是系统给我的福利。

身子亏损了十几年,自然比旁人更渴望健康。

所以我该如何看不懂苏榕月的痛苦。

因此在刚不认识的时候,我总是会想给她多一点的照顾。

可我也知道,久病之人最愤恨旁人怜悯的目光,索性我像对待正常人般对她。

而所有人都说我淡漠,歹毒。

甚至连苏榕月自己也会面带几分病气虚弱道:「婉夕并非故意的,她可能只是因为不记得我生病了了。」

在她和何娇娇的一唱一和下,我的歹毒人设算是立住了。

甚至赵瑾安时不时也会皱起眉头警告我。

「苏榕月与你完全不同,日后千万不能去得罪她。」

10

我闲闲一笑,慢慢抬起眼,第一次直视上他的眼。

「太子殿下,总之我也死啊了。」

苏榕月愣住了,干咳嗽声也消失不见了。

所有的宫殿里寂静无声。

外面叶子落下后,新的生命正在又开始。

赵瑾安身子不由颤了一下,他在发抖。

看去只见他冷哼一声,双眼倒是是喷出火来,两只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肩膀。

「林婉夕!」

犹如要搅碎什么一样地,带了要炸裂开来的怒意。

「你再敢拿这些玩笑,孤必是杀了你!」

「你爹爹是将军,为什么你对生命是没有敬畏之心?」

苏榕月在一旁适时开口说。

「婉夕妹妹,有点话最好别随意出声。你真不知道,我有多欣羡你。」

我挑了挑眉:「艳羡什么?」

双眼仍然是盯着赵瑾安:「假如可以不,我倒是是可以让你曾经的林婉夕,这样的你就嫁不成太子了。」

苏榕月面色惨白。

我倒是听到了什么呢事情,走过去苏榕月面前。

不料赵瑾安比我速度更快一步,伸出一只手手挡在她面前。

不着痕迹的保护。

我的心猛然被拽紧,疼得没法停了下来。

「若不是小孩健康的身子和高贵太子妃,也不知苏姑娘会如何你选择?」

她全都是支撑不住。

紧接着便是豆大的泪珠流下了。

「婉夕妹妹,若不是你真打算这些太子妃位置,我送你好了,难道说是我想这样身体病弱吗?」

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够了!」

赵瑾安呵道:「很显然孤今日让你来应该是个错误。」

莫明的,我也流下来泪来:「不,赵瑾安,来到这,我才是错误。」

说罢,我径自转身离去,继续去会身后苏榕月的委屈和赵瑾安宽慰她的柔声细语。

外面早就一片黑压压的一片。

膝盖处的疼痛此刻上涌,我看了看天,才对身旁的春春一抹浅笑一笑。

「看啊,快要下雨。」

还没有了系统的帮助,我的身子迅速枯萎凋谢了继续。

甚至场雨带来的冷气,也让我越来越重了病情。

娘亲日夜守在我床畔,沾了水的毛巾在我头上盖了又盖。

好几次,我都听着她压低声音抽泣的声音。

甚至爹爹都而告了好几次假。

哪怕早就悄悄的在院子西厢房备再说喜棺。

11

他们看不懂科学,只有你选神明神明庇佑。

迷糊间,十年的岁月宛若跑马观花般在我脑中回放录像。

哥哥蓝月帝国赵瑾安的伴读后,我们有了更多的相处。

民间每年的元宵节,我们总会提前一两天一天去街市不热闹一番。

当时不知谁家的公子提前帮我做了一盏,赵瑾安明白后好几日都不曾我。

直到此时约定那晚,我和兄长在城墙根等了许久都早已看见他,准备走时,他拎着个奇形怪状的灯笼追了上来。

「怎莫,孤只是因为早回来一会,你们就不等了?」

兄长故作大方一笑:「怎莫会,就算是殿下让臣等一辈子,臣也愿意去等。」

赵瑾安的脸更不自然了。

我却第一时间见到他手上的伤痕,将手上的灯笼一扔,着求答:「你这是怎么了吗?」

他的脸色才略为退回原位。

这时兄长才看见了他手上的灯笼,拼尽彻底的演技无比崇拜的望着赵瑾安。

「哟,殿下,你这妖怪可真霸气。」

赵瑾安有一瞬间的羞怒,然后推了兄长一把。

「兔子,这是兔子!」

兄长看了看「兔子」,又瞧了瞧别家公子给我做的精致灯笼,没有办法微笑的表情着竖起大拇指。

「厉害不,真不愧是是太子,兔子都比一般的霸气。」

赵瑾安不动神色踩了地上灯笼一脚。

「行了,那种小灯笼走在路上都看不着,那着孤的吧。」

他傲娇的模样在灯光下愈显影像,我眨了眨眼的功夫,哪里我还是挺热闹的城墙根,分明是我自己的房间。

面前的也不是青年时幼稚的赵瑾安,完全是一脸惊慌的春春。

「春春,将梳妆台旁的箱子拿上来。」

她疑惑,但我还是照做。

那个箱子不大,但先打开来,悉数是赵瑾安送我的东西。

细细算一算,也有不少。

「帮我支个火盆吧。」

春春像是本能到了什么一样地,含着眼泪照做。

我用手腕拄着床榻,半侧着身子躺着,望着火舌吞吐这些东西,一点一点,伴着回忆,烧了个厉芒。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