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贺时宴步心柔(贺时宴步心柔)知乎小说-小说贺时宴步心柔大结局免费阅读

xiaobei 2023-12-07 21:33:05 23
xiaobei 2023-12-07 23
点击阅读全文

不知不觉让她看入了神。

不期然,贺时宴突然抬头,两人的眼神便这么没有准备的撞在了一起。

步心柔来不及闪躲,怔愣地立在原地,直直看着他。

贺时宴眼中冰雪消融:“心心,你父亲的事情……”

第32章

他其实想跟步心柔解释。

但步心柔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她的眼神顷刻间变得冰冷,打断他:“没什么好说的。”然后就转身去了房间。

直到吃饭,家里的气氛都没缓和下来。

这是宋朝朝出生以来,第一次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吃饭。

他虽然看出大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奇怪,但抵不住心里高兴,学着步心柔平时的表达方式,给左边的爸爸夹一筷子菜,又给右边的妈咪夹一筷子菜。

“爸爸、妈咪,多吃点。”

看着宋朝朝那轱辘轱辘转着的小眼神,不愿意让孩子察觉到两人之间的不愉快,步心柔的脸色才终于柔和了一些。

第二天就是步心柔去医院报道的日子。

她没拒绝坐上贺时宴的车,和他一起把宋朝朝先送到幼稚园,然后两人一起去了医院。

宋朝朝一下车,车里马上变得安静了下来。

一路都是窒息的沉默,一到医院门口,步心柔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

急诊科的各位同事早就就位,在那列队欢迎,尤其是唐沐甜,她一直把步心柔当做偶像看待,如今可以跟偶像共事,高兴得见牙不见眼的。

步心柔短暂的说了几句,就让大家都各自去忙去了。

她留下唐沐甜,单独了解了一下急诊科的情况,很快心里就有了数。

急诊科不愧是整个医院最忙最乱的科室,一整天各种突发状况层出不穷。

贺时宴步心柔(贺时宴步心柔)知乎小说-小说贺时宴步心柔大结局免费阅读

步心柔忙得脚不沾地,眼看着要错过宋朝朝的放学时间。

她咬咬唇还是给贺时宴打了个电话。

贺时宴这边其实也正忙着,但他略微沉吟,还是答应了步心柔。

“你放心。”

步心柔放心地挂断了电话。

等到忙完,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她回到家,发现家里空荡荡的,并没有父子俩的身影。

步心柔立马给贺时宴打电话,可打了好几个都没有人接。

或许父子俩去哪玩了。

步心柔心里虽然隐隐有些不心,但她还是放下担忧,先洗漱完坐在家里等着。

可时针绕了一圈又一圈,还没看到俩人回来。

步心柔不免开始着急起来,贺时宴的电话还是没人接。

她忍不住穿上外套沿路去找,一直走到了幼稚园。

幼稚园灯光都已经熄灭,步心柔找到保安大叔,询问他记不记得宋朝朝是什么时候被他父亲接走的。

保安大叔回忆了一下,疑惑地说:“宋朝朝小朋友不是被父亲接走的啊。”

步心柔脑中轰然作响,不是贺时宴,那会是谁接走了宋朝朝?

保安看她脸色瞬间苍白,连忙把步心柔带到监控室,调起了监控。

监控里,两个老年人上前跟宋朝朝说了些什么,宋朝朝立刻笑了起来,然后就跟着人走了。

步心柔认识,这是贺时宴的父母。

贺时宴刚从手术室忙完出来,就看到手机上那一连串的未接电话,都是步心柔打的,他突然想起,让自己爸妈去接宋朝朝的事情忘了跟她说。

心中暗道不好,连忙回拨了个电话给她。

步心柔的声音阴阴沉沉:“贺时宴,你让你爸妈来接走朝朝,到底是想干什么?”

第33章

贺时宴捏了捏酸涩的眉心,嗓音喑哑:“抱歉,心心,我忘了跟你说,我下午太忙了没来得及。”

步心柔打断他:“朝朝被你爸妈带去哪里了?”

她冷硬的语气让贺时宴心里泛起一丝恐慌:“你在哪,我来接你。”

贺时宴来得很快,步心柔挂了电话后没多久就看到了他的车。

黑色轿车一路沉默着驶入了别墅区,步心柔记忆里从没来过贺时宴家,她知道他肯定不是普通家庭,但是没想到会这么显赫。

显赫到让步心柔的心不自觉提了起来,要是他非要跟自己争夺宋朝朝的抚养权,那自己能有几分胜算呢?

下了车站到门前,她突然有些忐忑。

门从里面被人打开,开门的估计是贺时宴家的阿姨,步心柔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宋朝朝的笑声。

她连忙走进去,宋朝朝正坐在贺时宴父亲的怀里玩,一眼就发现了她:“妈咪!”

步心柔张开双臂,接住了冲过来的宋朝朝,紧紧抱着他,像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一般。

察觉到了步心柔的难过,宋朝朝小大人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妈咪,不要哭,爷爷奶奶家可好玩了,朝朝很开心。”

步心柔声音有些哽咽:“下次要记得给妈咪打电话,不然妈咪会很担心你。”

宋朝朝重重地点了点头。

步心柔站起身,牵着宋朝朝,又竖起了浑身尖刺:“朝朝是我儿子。”

贺时宴的父亲叹息着开口:“之意啊,你别多想,牧淮说你们俩都在忙,没人去接朝朝,我们两个老的有空,正好也想见见孙子才去接的朝朝。”

他转脸责备贺时宴:“这么重要的事,怎么没告诉之意吗?”

他不知道两人之间是有什么矛盾,才闹到现在这个水火不容的地步,一问起贺时宴也是避而不答,但看步心柔这敌意明显的模样,他只好先想办法稳住她的情绪。

步心柔不知是信没信,但终究是收敛起了浑身的刺,她缓了缓语气:“是我太冲了,谢谢叔叔阿姨。”

“你这孩子,怎么还叫叔叔阿姨,你跟牧淮都结婚这么久,连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开口叫爸妈。”贺时宴的母亲蹙起了眉。

步心柔紧紧抿着嘴唇,她和贺时宴之间的关系尴尬,爸妈这两个字她实在是叫不出口。

贺时宴看出了她的为难,赶紧出来打圆场:“我还没给心心一个正式的婚礼,等到那时候也来得及。”

步心柔默然,她只想尽快带着宋朝朝离开,她晃了晃宋朝朝的小手:“快跟爷爷奶奶说再见。”

宋朝朝听话地举起小手挥了挥:“爷爷奶奶再见!”

贺时宴父母笑着看他,眼中满是不舍:“朝朝再见,下次再来玩。”

回去的时候,她陪着宋朝朝坐在了后座上。

车里早就装上了儿童座椅,宋朝朝明显玩累了,躺在儿童座椅里面睡得乖巧。

贺时宴放缓车速,觑了眼后视镜里步心柔的神色:“今天是我的失误,你别担心,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步心柔仍在气头上,偏过头看着窗外没有理他。

过了好一会,步心柔突然开口:“贺时宴,我们把离婚手续办了吧,孩子归我。”

第34章

“不可能。”贺时宴的回答很快。

步心柔仍然偏头看着车窗外:“是离婚不可能,还是孩子归我不可能?”

贺时宴的声音很干脆:“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步心柔疲惫地靠在座椅靠背上,闻言嗤笑一声:“你不觉得我们俩现在这个状况,还不如不在一起吗?”

回答她的是长久的沉默,步心柔回过头来,看到贺时宴嘴唇紧抿着。

到家后,宋朝朝就醒了过来。

洗完澡,吵着闹着说什么都要爸爸妈妈一起陪他睡。

贺时宴和步心柔只好一左一右躺在他身边,贺时宴拿着宋朝朝挑选的故事书,一字一句地念着,虽然还是没什么感情,但比刚开始还是要好很多。ʍαλι

步心柔今天情绪大起大落,累极了,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

贺时宴讲着讲着,发现母子俩都没了动静,一低头就看到他们恬静的睡颜,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他知道步心柔心里对自己有所抗拒,所以打算回到自己房间睡,但是刚刚轻轻一起身,却发现衣角被宋朝朝紧紧攥住。

小朋友砸吧砸吧嘴,含含糊糊地喊:“爸爸……”

贺时宴立在原地,再也动弹不得,他原本就舍不得离开,想了想还是重新躺了下去。

第二天醒来时,步心柔就发现自己和贺时宴躺在了一张床上,而且还抱在了一起。

宋朝朝醒得最早,正趴在床边偷笑呢。

步心柔立马将男人一把推开,瞪了宋朝朝一眼,然后起了床。

贺时宴睡得朦朦胧胧被推醒,眼神还是懵懵的。

早晨这一遭,搞得步心柔一早上都有些魂不守舍的,她耳边时不时能听见贺时宴那强有力的心跳声,鼻尖也仿佛始终萦绕着他身上那股雪松香。

唐沐甜用手在她眼前晃了好几下她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

唐沐甜神秘兮兮地凑到她耳边:“听说今天医院来了个美女,好像是林主任在国外读书时,老师的女儿。”

步心柔心里一滞,但表面看起来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那又怎么样。”

唐沐甜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宋主任,你丈夫这么优秀,关键还英俊,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他会被别人抢走吗?”

步心柔往办公室走去:“能轻易被别人抢走,那说明本来就不属于我。”

唐沐甜听了她这话,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

但她很快又反应过来,上前拽住步心柔的手:“差点给你绕进去,走走走,我们去看看他们在聊什么。”

步心柔就这样被唐沐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