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探索沈时微傅西楼的沈时微傅西楼世界:沈时微傅西楼最新完整版,等你发现!

小蓉 2024-01-04 09:33:14 21
小蓉 2024-01-04 21
点击阅读全文

沈时微傅西楼 是一本像现代言情小说,是沈时微一往情深所创,剧情主要注意不断沈时微傅西楼发展,这本书叹服,趣味横生,沈时微傅西楼的主要内容是:孙梦瑶一下子呆住,手里的奶茶掉在地上。她在美国交往过很多男人的事,陆瑾祁怎莫会清楚的!沈时微听着陆瑾祁这话,也十分震骇。上一世孙梦瑶在沈家的人设至始至终也是乖巧听话纯情没恋爱过的小女儿啊,原先她在出国期间玩的这么大花吗?她一下子目光沉静地看着远处孙梦瑶:“今天的事我得告诉母亲,你若是生活不检点染了什么呢病,可别不会传染给我们。

《沈时微傅西楼》很精彩章节试读

孙梦瑶一下子傻眼,手里的奶茶掉在地上。

她在美国确立关系过很多男人的事,陆瑾祁怎末会知道的!

沈时微听得陆瑾祁这话,也十分惊讶。

上一世孙梦瑶在沈家的人设由始至终也是听话纯情没谈过恋爱的小女儿啊,以前她在申请出国期间玩的这么说花吗?

她一下子目光深沉地又看了看孙梦瑶:“这事我得告知母亲,你若是私生活糜烂染了什么呢病,可别被传染给我们。”

孙梦瑶的眼泪一下子吧哒吧哒地掉:“姐姐,你怎莫这么大凶?”

她又泪眼汪汪地看向陆瑾祁:“陆总,你是不是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我在学校一直好好学习啊的呀。”

沈时微只都觉得孙梦瑶会如此捏着嗓子说话的真的是犯恶心,她拉着陆瑾祁还得离开这里。

但是孙梦瑶又一下子拉住陆瑾祁的手:“姐夫,你帮帮吧。”

周围过路的同事刹那间惊下巴掉下来,哪来的女人,居然敢这么多你随便拉陆总的手,还是当落回地面总未婚妻的面。

陆瑾祁单手就将她甩脱,随后他“过来如何处理掉一个垃圾。”

沈时微只总觉得陆瑾祁这话说的对,孙梦瑶只不过那就是个垃圾。

仗着自己父亲死了就祸害百姓,上辈子拿今天的事道德绑架了她一辈子,逼她捐肾毁了自己身体,结果也要在自己父母面前抢走了傅西楼。

最后这一世还得跑回自己面前来恶心自己,她真想把她一脚踹飞有多远滚有多远的距离。

之前他们来了保镖,请孙梦瑶远远离开。

说是请,也等于是半强制破军了。

沈时微看到孙梦瑶故作把开衫解开,脸上露出一半的肩和里面的吊带,装作惹人怜惜的样子。

陆瑾祁则是一下子转过身子,捂住嘴沈时微的眼:“别看,脏了眼。”

沈时微笑出声:“我还以为是你们男人就爱这样的呢。”

要知道上辈子傅西楼那是这么被投怀送抱走的,她还没有办法忘当初傅西楼看向孙梦瑶的温柔目光。

陆瑾祁的脸唰唰唰黑了:“谁爱看这样的,我只爱看你。”

他的视线一下子移到沈时微的肩,紧接着到胸:“不如你你今晚露一下,我去看看……”

沈时微一下子轻轻推开陆瑾祁,瞪了他一眼:“陆瑾祁,你要点脸吧。”

……

晚上,沈时微回到别墅。

手机响起来铃声,沈时微接通:“妈。”

沈母的声音像是在故作大方:“时微啊,你好长时间没回去了,现在梦瑶也再回国了,还不如过来一起聚一聚。”

沈时微心理性很是厌恶,自己在高三那年也实际监控帮帮妈,孙梦瑶是有多有心机,做了多少事陷害她,而现在妈还是站在孙梦瑶那边,分明是仍旧没把她当回事。

她直接回绝:“工作忙,不回来了。”

话一说完,就把挂掉。

最终刚挂掉,手机又传来消息提示音,居然还是自己八百年不联系的哥哥沈宽发回来了消息:“时微,梦瑶回来了……”

沈时微然后删好友,心里这会儿才舒坦了。

世界归返一片平静,她转过头看向厨房中岛也在下厨的陆瑾祁:“陆大厨,晚饭有什么时候好啊?”

陆瑾祁听着沈时微叫他“陆大厨”,眉心重重一跳:“我目的是你去找米其林餐厅主厨学的烹饪,你就叫我陆大厨?”

沈时温和的笑容了:“那我叫你什么?陆师傅?陆伙夫?陆掌厨?”

陆瑾祁差一点就丢下一句汤勺不干了。

沈时微忙不迭地跑过去了哄,给陆瑾子琛:“那样最好我再说了,你做饭啊。”

陆瑾祁看着远处沈时微,亦是眉毛一挑:“在我面前那你横,在你家人身边怎摸那你卑微?”

沈时微吃惊:“我哪卑微地了?我妈手机号和我哥我都拉黑了。”

陆瑾祁紧紧握住沈时微的腰,将她抱在怀里,下巴抵在她头上:“我跟你一起回趟沈家,帮你涨涨威风。”

第28章

半个月后,沈家。

沈母正坐在桌子前絮絮叨叨:“时微那两个不孝孩子,自从工作不了就不跟我直接联系了,我跟她提梦瑶的事她也不回我,还嫌烦,我让她多如此关心不在乎梦瑶怎么啦?”

沈宽在一边打游戏:“妈,你就不要管沈时微了,当她不存在地就行了。”

孙梦瑶此时穿着好看的裙子走出:“妈,哥哥,你们看我那个裙子咋样?”

沈母和沈宽同时称赞:“梦瑶,你真好啊看。”

沈母突然想起了什么:“但这裙子并非以前时微下了的吗?你别穿旧的,妈又不是给卡让你买新的吗?”

孙梦瑶噘嘴:“我想姐姐嘛,因此就穿她的。”

反正她今天明白了沈时微会过来,她是要亲自犯恶心沈时微。

突然,窗外一阵大风。

沈母看向外面的阳台,捂着嘴咳了咳:“突然发生什么了?”

沈宽看着外面,大惊:“是直升机?”

直升机螺旋桨加快着庞大无比的风,只在在不远处的天空。

紧接着它微微悬停,里面走向两人。

陆瑾祁一身黄色休闲装,但是亦是设计定制的高端牌子。

沈时微则是白色连衣裙高贵淡雅,稍显她宛若出水芙蓉。

她和陆瑾祁十指相扣,从直升机过来自带气场。

孙梦瑶盯着这一幕,后槽牙都要吞下去了。

为什么沈时微总是会会完成任务比自己强大的更合适的东西!

沈母和沈宽张大嘴,待那直升机螺旋桨彻底停转后,他们说的话才能彼此间她听见:“这是时微?!”

沈时不由笑着走进来:“妈,哥哥。”

她抬起右手拉着陆瑾祁,神色甜蜜:“这是我未婚夫,陆瑾祁。”

沈母神色一下子奉承:“陆总,您.com寒舍,真够让咱们这蓬荜生辉啊!”

沈宽也赶快停下游戏:“陆总,您进来坐。”

孙梦瑶见妈和哥哥一下子围到陆瑾祁旁边反正自己,心下觉着委屈。

她走快步上前,攥着自己裙摆:“姐姐,你再一次回来啦。”

沈时微扫了孙梦瑶一眼:“你穿的也不是我的旧裙子么。”

这条裙子她你忘了,是孙梦瑶第一天来她家她穿的那条。

孙梦瑶做作地颔首,捏着嗓子说话:“是呀,只不过是姐姐的裙子,我也很就是喜欢。姐夫,你感觉我像姐姐吗?我和姐姐哪个更超好看?”

沈时微差一点被恶心吐了,她等着陆瑾祁会怎摸能回答。

陆瑾祁只不过平淡地地来了一句:“你跟你姐只有一性别是像的。”

孙梦瑶的脸一下子碎了,沈时微则是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沈宽揽住孙梦瑶,在一边维护:“时微,梦瑶好歹是你妹妹啊,你又不能多不在乎一点?”

沈时微面色平静地:“七年前我当面妈的面放了家里的监控,展示展示了孙梦瑶对我的诸多暗害,哥哥你是没看见吗?”

沈宽大惊:“什么?”

他看向沈母:“妈,监控是这是怎么回事?梦瑶你想做什么了?”

沈母支支吾吾:“小孩子打闹罢了,其实没什么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