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书迷为何追捧,《小故事》主角虚荣的小姨的故事为何成为追文现象的典范?

小琪 2024-05-29 17:09:05 12
小琪 2024-05-29 12
点击阅读全文

我的彩礼一万一千一,小姨说她刚买的狗都不止这个数,还用我的名字给狗取名。

隔天我就买了只鸡,取了小姨的名字。

她知道后扬言要让“富豪老公”收拾我们全家。

可她只是富豪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而我未婚夫,是那个富豪的独子。

我爸刚在家族群里发了我要订婚的消息,小姨就发语音问道:

“能让我二姐松口嫁女儿,对方是给了多少彩礼啊?”

我妈回了句:“一万一千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意思。”

下一秒,群里弹出一条四十秒的语音,有二十秒都是小姨尖锐的笑声。

“当年有好的你们不要,现在嫁了个穷小子,还说什么一生一世,二姐二姐夫,我都替你们心疼孩子。”

今年春节,小姨给我介绍了一个四十岁,离异带娃的包工头。

没打招呼就带着人到我家,结果被我爸我妈拿扫把赶了出去。

后来那男的自己找上门,询问小姨的下落,我们才知道她收了人八千块介绍费,承诺给他找个年轻漂亮的大学生。

而我成了她的免费资源。

因为这事我们一家删了她的好友,拉黑电话,断绝往来。

谁知三个月前,小姨傍了个六十多岁的富豪。

从四处躲债的过街老鼠,变成了成天炫富的显眼包。

我早就想堵她的嘴了。

“我未婚夫不是什么抠搜男,他刚给我爸提了新车,彩礼是我的主意,只是顺应礼节,走个仪式,钱多钱少不重要。”

我爸紧跟着晒出和比亚迪的合影:“小伙子非要买,说让开着玩玩。”

大姨连发三个竖大拇指的表情:“韫韫很优秀,就该配这么好的女婿!”

小姨又尖酸道:“不到三十万的车也叫车?安不安全啊?座椅是真皮的吗?坐了不会过敏吧?”

我二姑心直口快,直接艾特了我大伯:

“呼叫群主,能不能把这货踢了?”

大伯回了一个“家和万事兴”的表情包:

“都是亲戚,少说两句。韫韫是打算在家办,还是去酒店?”

“我们打算一切从简,在家里吃顿饭就行。等婚礼的时候再好好宴请大家!”

我和程安旭都不喜张扬,甚至想领个证就完事。

奈何我爸不同意。

他说要风风光光嫁女儿,顺便把给出去的份子钱收回来,我们才勉强答应按照流程来。

我回复完,亲戚们都表示到时候会来帮忙,只有小姨满是不屑:

“你家那院子巴掌大,坐得下那么多人吗?”

我妈回道:“你不用操心这个,反正也没有你的位置。”

“二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风雨中的玫瑰】拍了拍【亲爱的刘女士】。

“我哪句话说得不对?就因为我说了实话,你就不让我去?”

“别装死,说话!”

我妈早退出了聊天框,此刻正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刷视频,凭她怎么叫嚣也不理会。

最后是大伯出来当好人:“都是亲戚,少说两句。”

第二天下午,小姨在群里艾特我们一家三口,并配上一张图。

是只白色的比熊犬。

“刚买的狗,一万八,双血统,取名韫韫,可爱吧?

有的人哪,嫁女儿的钱还不够我买条狗的!不邀请我去参加订婚宴,我还不稀罕呢!”

我妈正在摘菜,听到手机响就看了一眼,结果气得摔了菜叶子,点开聊天框一顿输出:

“拿我女儿的名字给你的狗取名?陈晓丽你屎壳郎戴面具,臭不要脸了是吧?

傍上个老头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要不是咱爸走得早,非得打掉你一层皮!”

二姑又艾特了大伯:“大哥,你到底踢不踢人?不踢人我们可就另建一个群了。”

大伯没有正面回应,而是对小姨说道:

“他姨呀,你这名字取得不合适,赶快改了吧!无论怎么样,也别伤了一家人的和气!”

小姨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

“谁规定的这个名字只能林书韫用?我的狗,我爱叫什么叫什么。”

其他亲戚也陆续出来劝和,但都被小姨一一怼了回去。

不一会儿,我就收到二姑的加群邀请。

她说干就干,重新建了个家族群,除了小姨,大家都收到了邀请。

大伯一进群就开口:“二妹啊,两个群怪麻烦的,我再去劝劝她,让她少说几句。”

“现在我是群主,你可闭嘴吧你。”

我妈在这个群里和大家聊了会儿天,气也消了些,转身进了厨房继续做饭。

但我的心里仍旧膈应。

咚——咚——

我妈开始剁鸡。

看着案板上的鸡肉,我忽然有了主意。

次日我起了个大早,跑到市场买了只活鸡回来。

摆拍几张后,发到群里:

“新养的宠物,便宜货,不要九百九,不要九十九,只要六十九,取名丽丽,可爱吧?”

二姑接连发了三个表情包:

“养几天玩玩,就让你爸给你炖了补补身子!”

我爸拍了昨天吃剩的鸡肉发出来:

“别管什么鸡,都是下酒菜。”

小姨发出尖锐的爆鸣声。

“你们一唱一和的,骂谁是鸡?骂谁是下酒菜?”

大姨轻飘飘道:“叫丽丽的多了去了,你跟只鸡抢什么名字?”

小姨发疯般连发了三条长语音,说话的同时,还夹杂着狗的惨叫。

我不禁为那条无辜的比熊默哀。

“小姨,你如果不是真心想养狗,何必去折磨一条生命呢?”

“你一个晚辈,还轮不到来教育我!还敢骂我是鸡,我看你才不干不净呢!突然跑回家来住着,还说要订婚,别是未婚先孕了吧?”

我也不激动,慢悠悠地和她周旋,宛如逗一只电子宠物。

“我休假在家,正好把婚订了,有什么问题吗?你要是羡慕,让你们家老baby也给你个仪式感呗?”

大姨接过话茬:

“是啊三妹,你跟了那老头好几个月了吧?也不说带出来让大家见见,别是个有家室的吧?”

“大姐,我们家阿业工作忙,哪是谁都能见的?不过要是我开口,邀请他参加外甥女的订婚宴,他当然会赏脸。”

说完,她又艾特我妈:“可惜二姐不让我去,你们哪,没这个福分了!”

我妈按下语音键,话却是对我爸说的:

“老林,一会儿把那只鸡宰了,叨逼叨吵得我头疼。”

我妈这话一出,小姨彻底急眼了,指名道姓叫骂起来:

“陈晓兰你装什么?嫁了个教书的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年要不是我没上台,这好事能轮得上你?”

我听说过这段八卦。

当年镇上搞文艺演出,原定的女主持人出了点状况,不能上场。

负责的人刚好是我表舅,于是就找到了小姨,她念过书,以前主持过学校的晚会,救个场不成问题。

但小姨清高,不屑做替补。

于是我妈就毛遂自荐,不想不仅顺利主持完了晚会,还拿下了我爸的芳心。

我妈苦涩一笑,把那点往事都抖了出来:

“当年爸妈走得早,大姐一个人供不起我们两个,我主动把念书的机会让给你,你不珍惜也就算了。

我捡你瞧不上的主持,圆我学生时代没有达成的一个梦,你有什么可指责的?

你现在自己干那丢人的事,丢我们陈家的脸,我们说得再难听,你也该受着!”

小姨把声调拔得比我妈还高,仿佛要从气势压过她:

“我怎么丢人了?阿业的老婆早就死了,我有什么可丢人的?

要不了多长时间,我就是贵太太了,到时让我们家阿业好好收拾你们一家子!”

我妈没有回复她,而是把手机丢在沙发上,独自走到阳台,默默望着窗外。

我爸跟过去,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说了几句耳语。

转眼到了订婚的日子。

程安旭西装笔挺,手捧鲜花,意气风发地朝我走来,身后跟着几个帮忙拎东西的兄弟。

没有家人。

书迷为何追捧,《小故事》主角虚荣的小姨的故事为何成为追文现象的典范?

在他刚上大学那年,他爸出轨,他妈妈在抓小三的路上出了车祸。

一办完葬礼,他就把自己的东西从家里搬了出来,和他爸彻底决裂。

他爸早年也出过车祸,身体受过伤,所以总共就他一个孩子。

这些年来一直在祈求他的原谅。

但程安旭都没有理会,靠自己抓风口创业,如今已是炙手可热的商界新贵。

大三那年我申请到假期出国交流学习的机会,我们正是在那次的活动上认识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