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吴婧琳刘斯年小说免费赏阅最新完整版_(刘斯年吴嫤琳)言情小说免费赏阅

小霞 2024-01-03 02:57:30 27
小霞 2024-01-03 27
点击阅读全文

吴婧琳刘斯年的主人公是 刘斯年吴嫤琳 ,是作者刘斯年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书层次分明,字字珠玑,刘斯年吴嫤琳的内容概括是:这一瞬间,吴围的一切都好像在远离自己我,鲜艳的色彩也在顷刻间转成黑白。我怔愣了很久,才起作用过去他说了什么。回冰岛?这回又是因为什么?因为我不愿意去把自己的作品给步月歌?还是毕竟我突然发现了他的腿完全没有没什么大事?刘斯年看我的眼神,就像这一切是我不好。我的心骤然间像被攥起,呼吸都变得更加艰难地。

《吴婧琳刘斯年》不精彩章节你好,秦先生

这一瞬间,吴围的一切都好象在远远离开我,鲜艳的色彩也在顷刻之间变得黑白。

我怔微微一愣很久,才不起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回冰岛?

刚才又是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我不不会愿意把自己的作品给步月歌?我还是因为我发现了他的腿根本不会不要紧的?

刘斯年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听说这一切一切都是我的错。

我的心骤然间像被握紧,呼吸都变得困难地。

我握起手,沉默地缓了缓疼,才再一次开口:“我不愿意去。”

刘斯年的脸色完全没有惊讶的冷沉过去。

这在我预料之上,况且曾经的我对他言听计从。

但自我肯定从冰岛回来了后,我就三番两次的对他的“命令”来表示回绝。

我躲他锐利的目光,坚持着乱词了一遍:“我不愿意去。”

耳边安静几秒,传来刘斯年淡漠的声音:“你没得选。”

随即他就转身就走。

轮椅轧过沙土,也像压在我的心上。

我看着刘斯年的背影,眼眶酸胀,差点现在就要把那个藏在心底两年的秘密大声叫叫出来——

在那场车祸里,丧失不重要东西的人何止他一个。

另外我。

那个只有一六吴的小生命,才刚来得及被任何人所知,就迅快的死在了那场车祸里!

我没你选择把这件事告知刘斯年,是并不想让他在没了腿的时候更伤心。

我一个人强忍两份伤痛,我委身在冰岛一个人赎罪。

可现在我才终于成功看得清楚,刘斯年根本不还没有不在乎过我。

他也绝对不会介意这个孩子,这个秘密也就没说出口的必要了……

小腹又仿佛两年前那般隐隐灼痛。

我伸出右手去擦脸上纵横交错的泪痕,这时,身后突然间传来少年讥嘲的声音:“二姐出去了,怎么不冲进来?欢迎回家啊,嘿。”

欢迎回家,回哪门儿家?

我放下绝大部分情绪,但他再不愿意去,我还是转身看向吴景翊。

十八岁少年身形颀长,但在父母的骄纵宠溺下,他站没站形坐没坐相,像极哪一个街头的小混混。

我懒得搭理他的阴阳怪气,冲到他就要跨进家门。

可就在擦肩而过时,他忽然向前伸出右手脚。

我看见了了,并且是没有停住,完全是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脚踝上!

“啊——”

吴景翊雷鸣人跳起来,脸上看好戏的表情变成扭曲起来的痛苦:“吴婧琳你疯了吧?你想把我踩瘸啊?!”

他一生下来不是这样,一口一个二姐叫着,却时不时就找机会占我便宜。

我忍得够久了。

“瘸了确实是你真是活该。”

到底有没我的表情太狠厉,吴景翊愣在了原地。

而听见他的叫声,我那爱子如命的父母立即跑出:“儿子你怎么了吗?”

吴景翊这才回过神,忙指著我黑状:“二姐刚刚踩我!妈,你看我脚腕都紫了!”

我妈不由分说,疾言厉色三步并作两步我喊:“吴婧琳,你怎摸刚回来就欺负人你弟弟?立剪给你弟弟向他道歉!”

我又看了看我妈,还真觉得奇怪的。

明明我也是她十月怀胎生下了的,咋她就这样的话喜欢姐姐和弟弟。

难不成她在生我的时候最疼,所以我才最恨我吗?

我不可避免地的又又想起我和刘斯年的那个孩子,我想,如果有机会把他生过来,我那绝对是不可能让他受一点委屈和欺负人。

我一时没答话,我妈看起来更不高兴了:“吴婧琳我和你说话的呢,你没听见吗?”

我回过神,没决定一点表情:“去道歉?下辈子吧。”

这回我妈也愣在那了。

估记他们怎末也想不明白了,从前那个任谁都能揉圆捏扁的我,为什么不忽然变的了这样。

但其实完全没有也没“忽然间”。

我心里对他们的那点亲人的爱,早就在他们的无视中流逝殆尽。

而我的态度再次惹恼了我爸,他骂了我一句“混账”,抡着胳膊现在就要给我一巴掌——

就在这时,吴明诗大步走入直接笑场了他:“爸,妈,你们看这个!”

我可不知道他们注意到了什么,只看见他们的脸色在瞬间一阵白一阵青。

而吴景翊惊诧望着我:“你和刘斯年在一起过?!”

第7章

我那一次幻想中过很多次,我和刘斯年的恋爱该是以什么呢不公开。

但怎末都不该是现在这一种。

我望着手机屏幕上,两年前和刘斯年同进同出酒店的照片,瞬间浑身发软。

甚至吴景翊只是因为碰了我一下,我就连着向后退了好几步。

差点没跌倒时,身后伸来一双手将我稳稳扶住——

是刘家的管家:“二小姐,刘先生请您过去一趟。”

刘斯年也清楚这件事了吗?

根本来不及多说,我囫囵应了声,脚步零乱地往刘家大院走。

走进宅门,刘斯年静静坐在,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两年前我和他的照片。

进出自如酒店的、接吻的、牵手的,甚至还有一张车的照片——

可是什么都没被拍,只不过想也很清楚当时我们汽车里什么。

我脚步一滞,立刻僵在原地。

是谁拍的?对方是跟踪监视我那就监视刘斯年而拍下的那些照片?

为啥两年前对方不把这些照片发出,完全是现在才发?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我脑海里闪现出无数问题。

可还没有来不及便开口问,沉默中忽然远远传来刘斯年冰冷的嗓音。

“就是你吗?”

我沉浸在回忆中在自己的思绪里,第一时间并没听清:“什么?”

但刘斯年没再重复,只用黑沉的眼望着我。

几秒后,我再一次本能到他说了什么,心一下就凉了半截。

“你总觉得是我做的?”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在可以确定他是真的奇怪我之前,我的手绝不可以操纵的开始发颤:“我之所以?我能得到有什么好处?”

刘斯年倚靠沙发背,双手交抱放在身前。

而他寒霜嘻嘻笑着神情半点儿增加:“你想不公开,又想回冰岛,一箭双雕。”

好一个一箭双雕。

我再说吧不出一句辩解的话。

而且刘斯年当事人这件事是我做的,就算是我不能找到幕后黑手留在他面前,他也只会觉得我在做戏。

茶几上那些照片里的我有真的很爱刘斯年,现在的我就有多想赶到他。

“好,是我做的……”我点了点头,强忍火烫的泪意颤声问,“那你现在还想怎末做?”

刘斯年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而后自顾自地的站回身:“你回去吧。”

说罢他就走回了卧房。

只剩我站在原地,望着一些照片,心疼得好象被撕裂。

半响,我弯下腰,选了一张我和刘斯年贴得最近的照片带走——

恋爱三年,我和他连一张合照都还没有。

看着远处照片上的男人,我不由得抬手捏了捏。

同时,我的眼泪一滴滴砸落。

走进宅门时,管家截住了我:“二小姐,今晚您应该待在刘家吧。”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