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萧景珩楚昀宁小说推荐-萧景珩楚昀宁在线阅读无删版

xiaoy 2023-12-02 16:00:07 12
xiaoy 2023-12-02 12
点击阅读全文

第664章继续筹谋3

  “疯了,一天到晚疯疯癫癫。”镇国公没好气地瞪了眼老王爷。

  从他进了牢狱开始,时不时地胡说八道,肯定是被刺激疯了。

  老王爷笑而不语。

  ……

  凤仪宫

  大夫人忐忑不安地在偏殿内等着,过了一会儿终于看见了江虞月。

  一个举手投足都是漫不经心的女子却浑身上下都透着骨子矜贵骄傲。

  “臣妇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大夫人扑通跪下磕头请安。

  江虞月隔空抬手:“大夫人不必多礼,起来坐吧。”

  “臣妇不敢。”大夫人摇头,她知道皇后见自己,肯定是自己的身上还有利用的价值,她跪在地上祈求道:“只要皇后娘娘肯饶了臣妇一双儿女的性命,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臣妇绝不推辞。”

  这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江虞月温柔地笑了笑:“本宫知道,你出生大家族,只可惜嫁入望族之后一直被压抑着,本宫也不瞒着了,镇国公府所犯下的罪,条条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罪妇……罪妇知道,不敢奢求娘娘能全部放了,只要,留下一条命就行。”

  大夫人磕头。

  他们母子三个人的性命就这么白白葬送了,实在不值,若是能争取,大夫人可以做任何事。

  江虞月朝着沫心使了个眼色:“扶大夫人起来吧。”

  “是。”

  沫心将大夫人扶起坐下,大夫人诚惶诚恐,心里越发的忐忑不安。

  “大夫人可曾见过婧娘?”

萧景珩楚昀宁小说推荐-萧景珩楚昀宁在线阅读无删版

  大夫人毫不犹豫的说:“见过,那个女子很美。”

  “她还带这个孩子。”

  “罪妇也见过那个孩子,莫约两三岁左右,长得很是可爱。”

  江虞月说:“这个孩子极有可能是先帝的子嗣,镇国公却收养这个孩子,又谋合了东陵要将孩子给送回来,大夫人,镇国公府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本宫很为难啊。”

  大夫人听着对方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吓得魂儿都快没了:“那个孩子竟是先帝的子嗣?”

  怪不得了,镇国公老夫人对婧娘格外的客气,还有那个孩子,头一次见面就送了足金的长命锁跟极品羊脂玉佩,根本就不像是老夫人的做派。

  这些天她们一直被囚禁在玉春宫,所以,对于这种消息,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此刻,大脑还是麻木的。

  许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皇后娘娘需要罪妇能做些什么呢?”

  照这个架势,镇国公府根本就没机会出来了,必死无疑。

  “替本宫办两件事,本宫可以给你两块免死金牌。”

  大夫人眼皮跳了跳,心中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娘娘请吩咐。”

  “你要认定那个孩子是镇国公的子嗣,而不是先帝的,一是滴血验亲,二是以死证明。”

  江虞月的话让大夫人直接愣住了:“若是滴血验亲不是暴露了吗?”

  “此事你不必插手,本宫自有安排,这两件事你办成了,无论结果如何,本宫都会保下你的一双儿女。”

  这个条件对于大夫人而言太有致命诱惑了,由不得她拒绝。

  “是,罪妇愿意听从娘娘安排。”

  江虞月摆了摆手让沫心给大夫人身上添了些伤痕后,便将人送了回去。

  这次牢狱也把人都分开了,大夫人和一双儿女在一个牢狱,二房在一个牢狱,镇国公和老夫人在一块。

  大夫人回去之后便开始装死,躺在稻草上装作伤势很重,一言不发,果然没有引起众人的怀疑。

  只是接下来几天,牢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牢狱的侍卫们足足添加好几倍,一看就是有事儿要发生了。

第665章东陵1

  “大嫂不会死了吧?”

  二夫人看着稻草堆里躺着的大夫人,心里犯嘀咕,如果是平时,她绝对是乐意看见大夫人倒霉的。

  但现在她们是唇亡齿寒的一家人,镇国公府的人接二连三的倒霉,也就意味着,很快就要轮到二房了。

  她还哪敢对大夫人落井下石。

  隔壁的隔壁才是镇国公老夫人牢房,她只是淡淡地瞥了眼,并没有在意,反而说:“有的人就是贱命,熬不过去是享不了福气的。”

  在她看来,只要熬过去这次,等着婧娘带小皇子登基上位,镇国公府就会苦尽甘来了。

  到时候就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江虞月……竟敢一而再地羞辱自己,这笔账,她会永远记得。

  “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二夫人转过头,隔着栏杆一把握住了老夫人的手,她的心都在颤抖,她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突然把自己也带走了,然后打得半死不活丢了回来。

  面对未知的恐惧,二夫人吓得哭了出来:“母亲,咱们还有机会离开这吗?”

  她想回到漳州城。

  也想念漳州城的一花一草,以及她耗费巨资打造的小院子,还没住上几天呢。

  她还不想死……

  镇国公老夫人是忌讳女人哭泣的,认为会招来晦气,她眉心紧皱,一把拨开了二夫人的手:“人还没死呢,哭哭啼啼作甚,给谁看呢?”

  一句呵斥吓得二夫人讪讪闭嘴,拿M.L.Z.L.出帕子赶紧将眼泪擦拭干净,挤出笑容:“母亲,儿媳知道错了,您就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儿媳可是要心疼的。”

  二夫人是了解镇国公老夫人的脾气,所以三两下就把人给哄好了。

  镇国公老夫人拍了拍二夫人的手腕,给她吃了颗定心丸:“放心吧,很快就会有交代的,咱们马上就能出去了。”

  最终二夫人选择相信了镇国公老夫人,努力平复了心情

  然而地上躺着的大夫人,除了身边的儿女关心之外,她的婆母跟丈夫一个都没关心,连一个字都没有。

  大夫人眼角滑出晶莹的泪珠儿,她长叹了口气,只替自己感到不值。

  正想着外面忽然听见了热闹的声音。

  “什么声音?”

  “是东陵使者来吊唁,带着一群喇嘛来做法,所以外面显得很热闹。”

  两个侍卫在交谈。

  这话传到了镇国公耳中,他的情绪忽然有些激动,一旁的镇国公老夫人更是按捺不住了:“是婧娘回来了,一定是婧娘。”

  镇国公点头。

  如今他留在外面的势力还等着自己发号施令呢,江家虽然有兵权,但江家未必敢和自己的人拼个你死我活。

  所以他大胆猜测,皇后很快就要赦放自己了。

  ……

  宫内来了足足三百个喇嘛一起来吊唁,这次的东陵使臣是东陵大皇子。

  一个长相阴柔身子单薄的男人,身披着银色云纹长衫,鬓间戴着玉色头冠,手里攥着两颗光滑圆润的珠子,说话时那一双眼眸似笑非笑,给人一种非常温和的感觉。

  东陵大皇子是由宫丞相和江老将军两个人同时接待的。

  “我们乍听噩耗时,就准备赶来,只可惜了先帝年纪轻轻就遭了难。”

  东陵大皇子一脸惋惜地叹了口气。

  “人生在世,世事无常。”江老将军说:“大皇子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

  江老将军听到消息是东陵大皇子在半路上捡到了一个女子,叫婧娘,身边还带着个孩子。

  这个孩子的身份非常可疑,据说是先帝的子嗣。

  两个人一起接待,可宫丞相此刻却当起了缩头乌龟,什么事都以江老将军为主,只要老将军开口,他都是点头附和,更不会多嘴问一句不该说的话。

  于是几人只是简单的寒暄几句之后,东陵大皇子才开口:“我们想见一见皇后娘娘,不知可否方便?”

  江老将军蹙眉。

  “这次来的不止是东陵,还有云澜和西海,都是来吊唁慰问的,同时也打算等着南端新帝登基之后再离开。”东陵大皇子毫不避讳地说:“国不可一日无君,怎么南端都这么久了,也没有定下新君人选?”

  “多谢大皇子关心,这是南端的内部事,会想法子解决的。”

  江老将军不痛不痒地回了对方,意思是要让对方别多管闲事。

  东陵大皇子非但没有收敛,反而笑着说:“这是江老将军吧,久仰大名,今儿一见果然是气势不凡。”

  先是夸赞了一顿,然后笑着说:“老将军也是带兵打过战的人,应该知道行军打仗最重要的就是稳定军心了,军心不稳,犹如一盘散沙,很快就击溃了。”

  江老将军倏然眉心紧皱。

第666章东陵2

  “江老将军别误会,我只是提醒罢了。”东陵大皇子面上挂着柔和的笑容,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几个大臣说:“诸位不知,我从边境来时,南端的境内一团乱糟糟,还经常有抢劫的事发生,盗匪猖狂,以至于民不聊生,再这样下去,我担心会牵连到东陵,所以,东陵才派了我来吊唁,更多的是来祝贺新帝登基。”

  江老将军紧绷着脸不说话,虽怒,但对方说的却也是事实。

  江虞月腹中孩子最快也要四个月之后才能降生,南端未必能等的了那么久了。

  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都寂静了。

  东陵大皇子非常满意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江老将军的脸色,又补充了一句:“南端若是还没有新君,我更担心的是周边国家虎视眈眈,万一闹出战争,死伤无数,太不值得了。”

  东陵大皇子本以为几个官员会按捺不住站出来催促皇后尽快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