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云冥桑梓温言魏隐免费小说在线阅读_(温言魏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云冥桑梓)

小蕾 2024-03-02 08:08:22 15
小蕾 2024-03-02 15
点击阅读全文

云冥桑梓的主人公是 温言魏隐 ,是作者温言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书笔下生花,内容丰富多彩,本文的详情概要:神格是神灵的力量核心,若是神格消散便只有陨落与堕魔二者之选。温言脸色一白,没想到魏隐会用神格来威胁她。她咬牙道:“无耻!”当年魏隐下凡历劫,天君为了让他顺利渡过,便将她的神格绑在了魏隐身上辟邪挡灾。用神格威胁她,当真无耻。魏隐冷笑一声:“这都是你应该受的。

封面

《温言魏隐》精彩章节试读

神格是神灵的力量核心,若是神格消散便只有陨落与堕魔二者之选。

温言脸色一白,没想到魏隐会用神格来威胁她。

她咬牙道:“无耻!”

当年魏隐下凡历劫,天君为了让他顺利渡过,便将她的神格绑在了魏隐身上辟邪挡灾。

用神格威胁她,当真无耻。

魏隐冷笑一声:“这都是你应该受的。”

应受的……

温言眉间一皱,还没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却发现身上一轻,魏隐已经走了。

梧山不能去了,温言便也不想再出门。

她在锦和宫里看了三天象征她灾神身份的黑云,

第三天,云湛来了。

他淡淡道:“明日回梧山。”

温言眸中一喜:“大师兄,你相信我了……”

云湛淡漠打断她:“明日是师尊寿辰。”

师尊寿辰,所有弟子必须在场,并非有别的意思。

温言眼底的笑意骤然黯了下去,苦笑道:“我知道了。”

云湛颔首,又说道:“师尊疼爱茯苓,明日不要让师尊不快。”

他的语气平淡毫无波澜,却莫名像是掐紧了温言的心,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她咬唇道:“我从未针对她,是你们从来不信我!”

云湛眉间微蹙,看着温言这幅模样,叹了口气:“温言,我从未教过你撒谎。”

可她没有撒谎……

温言心下一酸,知道再怎么解释云湛也不会信她,索性捏紧了拳头,不再说话。

云湛皱起眉,语气彻底冷了下去:“冥顽不灵。”

随即脚踏清风,转身离去了。

温言看着他的背影,喉中酸苦万分。

第二日,温言准时去了梧山。

一进殿门,便见茯苓在师尊膝下笑得正欢。

余光见到温言,她立即害怕地往师尊边上缩了缩。

温言心一沉,走过去毕恭毕敬:“拜见师尊。”

师尊向来不喜欢她,若不是父君拿出至宝交换,也不会收她为徒。

在他面前,温言向来小心翼翼。

座上之人冷冷看过来,温言顿时便觉整个人都如同被冰刀划过。

“师门的规矩,都忘了吗?同门相残,是何罪罚?”

温言跪了下去,却仍是不肯认:“弟子没有错,是……”

“师尊,算了吧。”

话还未说完,一旁的茯苓便柔柔打断道:“二师姐也不是故意的,以后让大师兄教我就好了。”

一句话,便将她的罪名坐实了。

温言喉中一哽,随即就听师尊冷哼一声:“茯苓为你求情,天罚便算了,去寒洞中跪着,什么时候认错再什么时候出来!”

温言闭了闭眼,还想说什么,却见师尊已然偏过头,不愿再听。

她咬牙沉默了良久,才攥紧手起身,一转头竟见云湛正看着她,眸中无悲无喜。

她心中一颤,迅速走了出去。

寒洞还是一如既往的冷。

温言在洞口仙娥的注视下,走到中央跪了下去。

寒意瞬间从膝盖蔓延至全身,不禁浑身颤栗不休。

她不是第一次被罚跪在寒洞里,以往稍微犯些小错,都逃不过这里。

只是过去有父君撑腰,仙娥们都会对她关照些,再重的惩罚她都能当玩笑渡过。

现在她孑然一身,才发现原来这些玄冰真的可以冷的刺骨。

寒洞里没有日夜,她跪在其中,恍若一座冰雕。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间竟听见了云湛的声音:“温言。”

温言心神一震,以往大师兄心疼她,总会在师尊闭关期间偷偷放她出去。

她惊喜地睁眼向门外看去,却见来人不止云湛,身后还跟着一众梧山仙人。

“大师兄,怎么了?”

温言没反应过来,她环视四周,每个人都神色怪异。

云湛脸色更是冷如冰霜:“你做了什么?”

温言茫然问道:“什么?”

“二师姐你就别装傻了!”却是跟在云湛身后的商陆。

“梧山灾气横行,仙娥受不住这灾气,都倒了。”

灾气……

温言心神一凛,随即便见商陆神色复杂地看向了她。

“天界中能有此等灾气的,也就只有二师姐了。”

第4章

温言恍然明白过来,立即解释道:“不是我,我没有在梧山降灾。”

“可除了二师姐还有谁呢?”

茯苓又一次抢白,语气忿忿委屈:“即便二师姐气不过,你打我骂我也就是了,何苦为难仙娥?她们何其无辜?”

身后梧山中人纷纷附和。

温言百口莫辩,只得抓着云湛的衣摆,再度解释:“大师兄,我真的没有。”

云湛沉默了片刻,淡淡地看着她:“收了灾气。”

他还是不信她。

温言心骤然冷了下去。

她愣愣地松开手:“不是我做的,我要如何收?”

身后有人便有人道:“不要再和她废话了,梧山不是有秘术吗?”

“是啊,只要用秘术控制她的神魂将灾气收回就可以了。”

“云湛仙君,你还在犹豫什么?!”

温言脸色一白,这秘术她知道,抽人神魂,再进行控制。

只是被抽出神魂的人,则会痛不欲生。

她惊恐的看向云湛:“不是我,大师兄!真的不是我!”

身后之人还在吵嚷。

温言只是紧紧看着云湛,随即就见云湛眼眸一凝,伸手捏诀。

温言心神一震,惊慌向后退去,却被金光困住不能动弹。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云湛:“大师兄,不要……”

话未说完,就感觉身体中一股剧痛骤然爆发,灵魂如同被撕裂一般,疼的让她几乎瞬间失去了意识。

“啊——”温言捂住头惨叫着跪倒在地,“大师兄,好疼……”

她的声音粗粝且嘶哑,字字泣血。

朦胧的视线中,她看见云湛的眼睛,竟比这寒洞的冰还刺骨几分。

温言疼得恨不得立即昏死过去,却又仿佛又一根线悬着,非要让她清醒着感受撕裂神魂的痛。

不知过了多久,云湛终于收回手,这场折磨停了下来。

温言失力摔倒在地,大口喘息着,浑身被冷汗浸湿,仿佛劫后余生般狼狈至极。

云湛看了她一眼,声音淡如沉水:“送她回锦和殿。”

随即转身便走。

温言奋力抬眼,也只能看见他翻飞的衣角,心口被人揪紧了一样的窒息和疼痛,声音止不住哽咽道:“大师兄……”

她看见那片衣角顿了一下,随后一步也没有停留的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之中。

温言眼眶瞬间红了,睫毛一抖,泪珠滚滚而下,落在冰上瞬间冻结。

在记忆中,大师兄是会笑的,眼神也是有温度的,他也将她抱在怀中,教她怎样乘风,也会牵着她的手,带她去看人间的繁华……

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了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